晋察冀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 第117章 重男轻女的妈(四)

第117章 重男轻女的妈(四)(1 / 1)

“小d、小d,有件事需要你帮我办一下!”

何甜甜从范老大手里借过钱,学着原主的模样,呸呸在手指上吐了些口水,一二三的数了起来。

她一边数钱,一边呼唤出了小d同学。

“甜甜,什么事儿?”小d同学有点儿惊诧,它虽然是何甜甜的智能助手,但何甜甜非常独立、自主。

每次做任务的时候,极少会用到它。

这次,刚穿来还不到半天呢,何甜甜怎么就开始叫它了?

还直接说什么“帮我”?

小d同学意外的同时,心里甚至还有点儿窃喜:嘿嘿,何甜甜终于意识到我小d同学的重要性啦?!

“你帮我监视范老大以及他的兄弟们!”

何甜甜就像个贪财的农村泼妇,就五张百元钞,她翻来覆去的数了好几遍,吐沫星子喷得到处都是。

范老大嫌弃的连连撇嘴,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十分瞧不上的妇人,此时心里正在暗搓搓的盘算着如何剿灭他这个人贩子团伙!

“他们的上线都有谁?偷盗、拐卖妇女儿童的活动地在哪里?他们的路线都有哪些?”

何甜甜条理分明的给小d同学一一罗列出需要它去监视的事情,如何说道:“你全都记录下来,并且弄成监控视频的形式。另外,文字记录也给我来一份!”

“人贩子团伙的名单,路线以及买家等等,全都要详尽详实!”

小d同学:……啊,调查人贩子?

这、这跟任务有什么关系啊?

小d同学到底只是个智能助手,它没有人类的情感,所以,不能理解作为一个三观正常的人,对于人贩子这种畜生的天然厌恶与仇恨。

哪怕跟自己没有什么利害冲突关系,也要为剿灭这种反人类的犯罪组织贡献力量!

何甜甜察觉到小d同学的疑惑,却也懒得解释,直接冷冰冰的问了句,“小d,听到我的话了吗?”

“啊?哦哦,听到了!听到了!”

小d同学正疑惑着,却听到了何甜甜这个半步大反派的话,它内核深处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它拼命点着自己的毛球小身体,“甜甜你放心,我一定把你交代的事儿调查清楚!”

“对了,你跟系统签了约,还顺利完成了好几个任务,我、我也跟着升级了哟。”

“现在我能辐射的范围,已经超越了本省的区域,临近周边的地方,我也能够监控得到哟!”

小d同学为了让“何大佬”满意,赶忙表明:我已经不是个智障、废柴,我、我现在变得越来越有用了呢。

“好!我就知道我的小d最厉害了!”

何甜甜感受到小d同学的那种急切与显摆,忍着笑意,赶忙称赞了一番,“所以啊,有了事情,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呢!”

“嘿嘿,甜甜,你就放心吧,我一定把这件事调查得明明白白,证据也都会收集齐全!”

知道自己居然这么被何甜甜看重,小d同学顿时觉得自己似乎非常重要。

它几乎是拍着自己的小胸脯,拼命的保证着。

“太好了,小d同学,我等你的好消息!”

“好哒!”

何甜甜又跟小d同学闲扯了两句,便把心神收了回来。

五张百元钞也被她数了好几遍,范老大已经非常不耐烦。

就在这个作恶多端的人贩子快要发飙的时候,何甜甜终于把钱塞进了自己的口袋。

“数清楚了?我可没有少你一分一毫!”看到何甜甜把钱放好之后,还百般不放心的拍拍口袋,仿佛那五张百元大钞是什么稀世珍宝。

范老大冷笑出声,忍不住嘲讽了两句。

“数好了,正好五百!”何甜甜仿佛没有听出范老大话里的讽刺,反而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范老大:……

真是没见识的农村泼妇!

活该一辈子受穷,活该生不出儿子,当个老绝户。

范老大心里恶毒的骂着,此时的他,绝对想象不到。

就是眼前这么一个贪财、刻薄、无知的村妇,直接颠覆了他们这个作案范围达三个省,受害人数超过六七百人的特大人贩子组织。

估计,范老大一行人被警察抓走、被审判、被枪毙的时候,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栽在了谁的手上。

何甜甜拿了钱,拉上赵小丫,母女俩便风风火火的往县城赶。

路上,碰到认识的人,何甜甜还不忘跟对方解释一句:“去县城,把我大闺女领回来!”

“不去南方打工了,姑娘大了,还是留在我跟前更放心,养个两三年都能嫁人了呢!”

“儿子?不抱了,我自己生!这次去城里,顺便让人家大夫再给检查检查!”

“我这都生了两个闺女了,应该是能生的,可能是这几年太劳累了,唉,没办法啊,谁让我摊上一个窝囊废男人呢,顶门立户都做不到!”

跟何甜甜打招呼的乡邻们:……

亲娘咧,他们这是听到了什么秘密吗?

怎么听赵宝柱媳妇这话里的意思,她生不出儿子,不是她一个人的原因?

也是,何小田又不是不能生,而赵宝柱也在周围出了名的废物点心。

抽烟喝酒打牌样样不拉,可下地干活挣钱却都甩给了老婆孩子。

何小田今年也才三十多岁吧,活生生熬得跟四五十岁似的。

就这又瘦又干瘪的模样,就算能生,估计也生不出来!

当然了,乡邻们不会因为何甜甜的几句话就去指责赵宝柱。

毕竟世人对于男人更宽容。

但,因为何甜甜跟原主截然不同的态度,还是成功让赵宝柱老实人的好名声上沾染了污点。

要知道,过去何小田撒泼归撒泼,却非常懂得回护自己的男人。

在外面从来不说赵宝柱的坏话,也从来没把自己生不出儿子的锅甩给赵宝柱。

一来,何小田是真心疼爱自己的男人;

二来,估计在何小田的内心,她认定生不出儿子就是女人的过错。

赵宝柱没有嫌弃她,把她和闺女赶走,已经是宽容大度,她要感恩,她要赎罪,她要为赵家当牛做马!

何甜甜:……你特么想赎罪就自己来啊,干嘛拖着两个无辜的女儿?!

何甜甜本身就是重男轻女的受害者,受到了来自于原生家庭的伤害。

所以,她对于有着这种陋习思想、奇葩行径、不配当父母的人格外痛恨。

“……甜甜,不要崩人设,我知道你十分排斥目前的身份,但、但,任务要紧啊!”

感受到何甜甜的情绪起伏,忙着跟踪、监控范老大一行人的小d同学,还不忘怯生生的提醒一句。

“放心!我不会崩人设!”

何甜甜冷冷的回了一句,没再说话,拉着赵小丫继续往县城赶。

娘儿俩找到火车站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三四点钟。

何甜甜在路边买了烧饼和茶叶蛋,让早已饿得饥肠辘辘却不敢开口的赵小丫吃了个饱。

“……妈,这、这烧饼真好吃!”

长到了七岁,赵小丫第一来县城。

看到在何甜甜看来十分落后、破旧的县城,赵小丫却有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兴奋与好奇。

她一边大口啃着外皮酥脆、内里软香的油酥烧饼,一边目不暇接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妈,那是什么啊?”

“小汽车!”

“妈,那个又是什么啊,好高啊!”

“那是百货商店,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好东西”!

“……妈,城里真好!”

“切,这算什么啊,省城更好。还有南方的大城市,比咱这儿可好多了!”

“妈,南方真的这么好啊?那、那姐姐去那儿——”赵小丫有些犹豫。

南方那么好,姐姐过去了,不就能享福了嘛。

那亲妈似乎也没有害姐姐啊。

“地方再好,也不是咱自己的家。”

何甜甜却淡淡的说,“再说了,你姐就上了两年小学,啥也不会,就算去了南方,又能干啥?人家那里可没有地,也不养鸡养猪的。”

“还有啊,女孩子家要注意,不能随便跟人去自己没去过的地方!”

“这次是我想错了,不该把你姐交给外人。所以,咱们赶紧追过来,把你姐带回家!”

何甜甜不管赵小丫能不能听懂,却还是把这些道理都讲给她听。

赵小丫眨巴眨巴大眼睛,她从小就生活在那片山区里,连县城都没有来过。

她的眼界被局限在小小的一方天地,哪怕她是女主,哪怕她天资聪慧,何甜甜的话,她也是似懂非懂。

但,没听懂没关系,赵小丫望着亲妈依然看着刻薄的那张脸,却忽然有种感觉——

亲妈,似乎非常可靠!

而且妈妈也没有像她平时表现的那般不在乎她们姐妹。

这不,亲妈后悔不该把姐姐给卖了,就火急火燎的跑来接人。

连她最心心念念的“儿子”都不要了。

反倒是平时她们姐妹不打不骂、看似很好的亲爸,却、却——

赵小丫抿了抿嘴,刚刚来到县城的新奇与雀跃也慢慢消散了。

她幼小的心灵,因为探知到某些“真相”,而蒙上了一层阴影。

何甜甜简单的吃了几口烧饼,就跑去售票口咨询。

原主何小田并不知道花大婶把赵大妞带去了哪里,只是大概知道是南方。

可在北方人眼中,自己家以南的地方都叫南方。

这个范围,可就太广了。

还是要等几个月后,那家发廊的老板给赵家打钱,赵宝柱、何小田才知道自己亲闺女的大概下落。

但,熟知剧情的何甜甜,却非常清楚,花大婶带着包括赵大妞在内的四五个年轻女孩儿去了深市,一个刚刚崛起的超大城市。

“……去深市的火车已经发车了?下一班呢?最近的一班是什么时间发车?”

何甜甜用带着土味儿的家乡话,艰难的跟售票员沟通。

“晚上9:25有一趟车经停,可以去深市。”售票大厅太吵了,售票员扯着嗓子喊了一句。

“晚上啊,这么晚?还有好几个小时呢,我、我带着孩子可咋整?”

何甜甜故意装着无措的模样,像极了从未出过远门却又不得不出门的村妇。

售票员不耐烦的窗口,“这是最近的一班了,你到底坐不坐?不买票的话,赶紧把窗口让出来!”

何甜甜有些怯懦的陪着笑脸,“买,我买!多、多少钱啊?”

“六七十块五,小孩半价!”

售票员可没有忽略了何甜甜身边的孩子,扯着嗓子喊道。

“啊?这么贵?一张票就要七十块钱?”何甜甜一脸的肉疼,她小心翼翼的跟售票员商量:“同志,您看我这闺女又瘦又小的,上了车,我、我抱着她行不行,不占座!”

“座位?哈,经停的车,你还想有座?你买的这票原本就是站票!”

售票员没好气的说道。

看向何甜甜的目光也是带着嫌弃:真是没有见过市面的土包子!

“啥?站票?站票还要恁多钱?”何甜甜仿佛受到了刺激,竟一时忘了胆怯,尖声喊了一句。

她这大呼小叫的模样,引来了许多人的侧目。

大多数人只是好奇,也有混迹在人群中的某些人,一双眼睛里闪烁着精光。

第一次出门的女人,还带着个孩子?!

妥妥的肥羊啊。

骗钱都算是好的,要是碰到人贩子,三两下就能把人拐走!

“没错,就是站票!你到底买不买!”售票员真的没啥耐心了,冷冷的看着何甜甜。

何甜甜仿佛被这样的目光蛰了一下,身体明显的瑟缩着。

“……买!”她咬着腮帮子,忍着肉痛,哆哆嗦嗦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块发黄的格子手绢。

她一层层揭开手绢,露出里面一卷钱币。

十块的,五块的,还有一些一毛、一分的零碎纸钞。

何甜甜在手指头啐了些吐沫,一张一张的数了起来。

“……”售票员连吼叫都懒得吼了,索性抄手坐在那里看着。

“哎呀,你倒是快点儿啊!”

售票员不急,排在何甜甜身后的人却叫嚷起来。

何甜甜更加慌乱了,险些把手里的手绢给丢出去。

好半晌,终于数够了钱,买了两张票,何甜甜满脸小心翼翼的挤了出去。

刚刚离开窗口,何甜甜正要拉着赵小丫去寻找候车厅,就被一个热情的大妈给拦住了……

最新小说: 我和崇祯成了合伙人 灾难艺术家 禁地探秘,开局扮演法海 嫁给残疾大将军后 臣服 撩而不自知 撩人不倦 上门龙婿(又名:狂婿当道) 本能迷恋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