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察冀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界刁民 > 第十八章 刁民出山

第十八章 刁民出山(1 / 1)

第十八章 刁民出山

听到这个声音,蕴灵门众人满脸惊愕,几乎是同时回头。

于是他们就看到了那个家伙,那个比太极门还要让他们觉得可恶的家伙。

这家伙依旧扛着那把满身铁锈的断刀,背后多了个背篓,嘴里嚼着一根不知是草根还是什么,脸上带着一种人畜无害的笑容。

所有蕴灵门弟子,几乎同时咽了一口唾沫。

王富强左右看了一眼,找了块还算平滑的巨石坐下,疑惑道:“噫?还有温度。”

这句话出口,先前坐在这块巨石上的白衣雪不由得耳根一红。

王富强当然并未发现她这细微的变化,嚼着草根,有些含糊不清的道:“许久不见,我还以为你们都走了。”

没有人回答,因为这句话根本不需要回答。

“你谁啊?”太极门那边,吴灵芊皱着眉头,一脸的鄙夷。

王富强一愣,然后笑着道:“忘了介绍,我叫王富强。”

介绍完自己后,他继续问道:“你们这是还打不打了?”

众人全都皱起眉头。

吴灵芊似乎很不喜欢眼前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冷声道:“打不打跟你有什么关系?”

王富强一本正经的道:“肯定有关系啊,你们要是打,肯定就要用法宝,用了肯定就会有损坏,那我的损失可不就大了?”

说完他左手手指轻轻在屁股下的石头上摩挲,似乎在计算着什么。

看到这一幕,白衣雪不由得皱起眉头,觉得这个家伙实在太过轻薄,实在太过无耻。果然散修就没一个好东西。

王富强抬起头来,说道:“既然不打了,就把东西都交出来吧。放心,我也不多要,只要你们在妖族天下取得的东西,至于你们自己带来的,还是你们的。不用感动,我王富强向来以德服人。”

蕴灵门众人脸色难看,满脸为难。

这家伙的能耐,他们之前可是领教过的,虽说这些年在妖族天下历练,修为增加不少,但因为这片天下的规矩,任何进来的人,修为都会受到压制,除非拥有能够避免这种规矩的法宝。

很明显,他们并没有。

他们其实一直都觉得很奇怪,因为这个叫王富强的家伙,似乎完全不受这种规矩的影响。

打,肯定打不过,否则当初也不会被这家伙扔进界河之中。

不打,就得将这些年的获得全部交出去,再加上当初损失的宗门宝物,那么这一次的妖族历练,除了修为,他们蕴灵门就真的是损失惨重了。

这样回到宗门,不仅丢脸,还要受到惩罚,弄不好,还会被分配到外门去,以后的修行资源就会减半 ……

游洞箫从始至终都在密切观察王富强,此刻突然开口道:“你就是那个抢了很多宗门弟子的散修?”

王富强一愣,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说道:“其实也不算多……”

他掰着手指算了算,继续道:“宗门子弟大概有十几个,散修的话……”

他尴尬一笑,嘿嘿道:“好像还真有点多。”

吴灵芊冷声道:“这些东西都是我们辛苦获得,凭什么给你,你以为你是谁?”

王富强看了她一眼,小小年纪,娇纵跋扈,一看就是那种没遭受过社会毒打的富家小姐。

王富强理所当然的道:“凭我比你们都强。强者就该欺负弱者,就该对弱者进行抢夺,你们不就是这样做的嘛。我只是跟你们学习罢了,至于我是谁,我之前已经说了,我叫王富强。小小年纪,记性就这么不好,以后的日子,可咋过哦?”

说到后来,他摇头叹息,一副惋惜的表情。

吴灵芊冷哼一声,竟是一下直接抽出腰间的长剑,就要将这个口出狂言、自以为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斩于剑下。

但她长剑还未拔出,就被游洞箫拦住。

游洞箫没有说话,而是用眼神示意。

吴灵芊虽然像极了一只愤怒的小母鸡,但并没有继续强行出手,明显对她这位游师兄无比信任。

游洞箫拉住吴灵芊之后,看着王富强道:“阁下就如此自信?需知阁下只有一人,而我们却是数倍于你。”

王富强看了眼前两个宗门的这些人一眼,一脸的不以为然,说道:“我这个人没啥优点,就是自信。”

游洞箫点了点头,说道:“那就由我来领教阁下的高招。”

王富强眉头一皱,第一次正眼瞧这位太极门的弟子,问道:“不一起上?”

被一个散修如此轻视,游洞箫就算修养再好,此刻也有了几分火气,冷声道:“对付你,我一人足以!”

王富强点了点头,屁股在石头上挪了挪,缓缓站起身来,说道:“那挺好。”

说完右脚猛然一蹬地面,直接向着对方冲去。

游洞箫满脸凝重,左手紧紧的抓着剑柄,积蓄剑意。

王富强并没有出刀的意思,而是左手握拳,一拳直接砸向对方。当然也可能是虚招。

但不论是虚是实,这家伙都绝不可能躲开游洞箫这一剑,一旦游洞箫四象剑的剑意成功凝聚,就算王富强再强,也必败无疑!

不仅是太极门弟子如此觉得,就连蕴灵门的弟子也是如此想法。

他们虽然知道王富强很强,但毕竟只是散修,没有足够强大的灵宝,而游洞箫却刚好相反。

游洞箫来自六大宗门之一的太极门,这次进入妖族天下,明显是为了保护吴灵芊,从而强行压制了修为。其手中那柄剑,更是太极门花费巨大资源为他量身打造,以剑法命名,名为“四象”。

且不说这游洞箫名声如何,能让太极门花费如此大的资源,就足以看出太极门对他是何等的重视。

而且这个王富强不仅没什么宝物傍身,似乎也没什么战斗经验。面对四象剑,就这么冲上去,肯定要吃大亏。

四象剑的剑意已经凝聚完成,即将出鞘。

蕴灵门众人不由得皱起眉头,因为不论是王富强赢还是太极门赢,对他们来说,都不算好事。

王富强要的,是他们身上的宝物,太极门要的,却是蕴灵门的脸面。

六大宗门表面看似和谐,实则纷争不断,谁都想将对方的资源占为己有,这些年一直都是暗地里勾心斗角。

不论今日他们是交出斩空剑法还是白衣雪,都会让蕴灵门的名声承受巨大损失,那就不仅仅是处罚不处罚的问题了。

所以真要选择的话,他们还是希望王富强能赢,因为王富强一旦赢,损失的就不只是他们蕴灵门,太极门也是一样,事后就是“大哥莫说二哥,两个差不多”。

可真的可能?

一个散修,能凭着拳头接下变化无穷的四象剑?

似乎没有可能!

至少在整个剑气山河,迄今为止,同修为的情况下,还没有人能接下四象剑而不败,甚至能活下来的都很少。

然而下一刻,所有人都愣住了。

那个叫王富强的家伙,似乎也知道四象剑的可怕,所以就在游洞箫将要出剑之时,这家伙竟是直接对着游洞箫的脸上吐了一口。一直被他嚼在嘴里不知何物的东西带着口水,喷了游洞箫一脸!

再厉害的剑意,修为再高的人,被人吐了这么一口,也得泄掉。

而就在这短暂的瞬间,王富强已经出现在游洞箫面前,左手一记勾拳,直接砸在对方的小腹上。

“砰!”

一声闷响,游洞箫手中的长剑还未拔出,整个人就直接向后倒飞出去,摔在人群之中,双手抱着肚子,不停翻滚,脸色苍白如纸,满头大汗。

所有人全都惊呆了,他们从未见过这样的打法。这完全就是耍无赖嘛。

王富强撇了撇嘴,用那只将游洞箫一拳打飞的左手小心翼翼的整理腰间那个拳头大小的篮子,显得无比温柔。

他一边整理篮子一边开口道:“论扛揍能力,你跟玄阳门那位少主比起来,实在差了太多太多。”

说完他抬起头来,看着太极门那些还未回神的弟子,开口道:“现在是不是可以把东西全部交出来了?”

这些太极门弟子很自然的将目光看向那位游洞箫,可一直作为主心骨存在的游洞箫此刻却躺在地上,痛苦万分。

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吴灵芊怒声道:“你……无耻,你这根本就是耍赖,我们不服!”

王富强看着她,问道:“又没说不能吐口水。再说了,打架嘛,能赢就行,至于用什么手段,应该不重要吧?这样,我可以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但这次要是再输给我,可就没话说了。”

太极门众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站出来。

王富强是耍赖没错,可他们同样能看得出来,这王富强的实力不低,能一拳就把游洞箫打成这样,就是证明。就他们这点修为,若是站出去,也挨上这么一拳,下场岂不是比游洞箫还要惨?

吴灵芊眼珠子微转,突然大喝道:“大家一起上。”

话音一落,无数太极门弟子几乎同时出手,无数长剑散发着寒芒,直接向着王富强冲杀而去。

看来耍赖并不是王富强的专利。

王富强冷哼一声,身体前倾,同时双腿爆发出强大的力量,整个人如同一颗炮弹一般直接撞入太极门队伍中。

随着王富强跟太极门那些弟子撞在一起,顿时有无数太极门弟子发出惨呼,要么倒地,要么飞出。

对于王富强的生猛,这些太极门弟子并不慌乱,手持长剑,很快摆开阵型,八人一组,将王富强围在中央,层层蔓延。

看着阵型成功摆开,吴灵芊松了一口气,一手叉腰,看着王富强,一脸的洋洋得意,大声道:“你不是喜欢吐口水吗,看你能吐多少个?”

王富强没有吐口水,而是将肩头那半截绣刀放下,竟是摇了摇头。

之后他抬起头来,就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然后他提着长刀,直接向着其中一人冲去。

他速度极快,所以看起来就像是瞬间移动到这名太极门弟子面前。他并没有出手,而是张口大喝一声。

这名太极门弟子刚准备借着阵法对王富强发动攻击,被这一喝,就像是瞬间被吓得神魂出窍,身体踉跄后退,早已忘记了一切。

王富强右手中的半截绣刀抡起,刀背直接撞在这名太极门弟子的胸膛之上。

“砰!”

“咔嚓!”

一声沉重的撞击声响,紧接着就是肋骨断裂的声响,这名太极门弟子直接被一刀直接拍飞。

王富强动作不停,身体前倾,左边肩头猛地向前一顶,刚好将准备补位的另一名太极门弟子撞飞出去……

王富强只身一人,游走在这些太极门弟子组成的阵型中,辗转腾挪间,每一次变招,就会有一名太极门弟子重伤倒地,所以他看起来完全没有任何多余的举动。

简单、直接;迅猛、快捷,是他此刻带给所有人的感觉。

他们都是宗门弟子,都经历过无数战斗,遇见过各种各样的敌人,但像王富强这么生猛的,他们还真是第一次遇见。

几乎只是瞬间,足有三四十人的太极门弟子,就已经倒下大半,剩下一半也都有伤在身,轻重不一。他们虽然依旧保持着阵法,但明显已经有些慌乱。

这个家伙实在太猛了,身体更是强壮得不像话,打了这么久,似乎完全就不知道什么是累。脸不红,气不喘,简直就像是一个铁人。

王富强将断刀微微一抬,刚好轻轻搭在肩头,双眼看着人群后方的吴灵芊,问道:“还打吗?”

吴灵芊一愣,不知如何回答。

照这个趋势,再打下去,除了徒添伤亡,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她跺了跺脚,发出一声冷哼。

王富强伸手道:“既然不打,就拿来吧。”

吴灵芊犹豫了一下,从怀中取出一个绣袋,狠狠的砸向王富强:“拿去!”

言语颤抖,带着哭腔。

王富强接过绣袋,竟是放在鼻子前闻了闻,然后无比猥琐的道:“还挺香的。”

吴灵芊气得七窍生烟,用力的一跺脚,牙齿咬得吱嘎作响,看了那些同门一眼后,竟是直接扬长而去。

似乎打不过王富强,并不是她的错,甚至都不是王富强的错,而是她那些同门的错。

有了吴灵芊带头,所有太极门弟子便陆续取出东西,丢到王富强身前,但不敢像吴灵芊那般用力。

很快,王富强身前就出现了一个小山丘。王富强满脸笑容,人畜无害,弯腰将那些东西捡起,然后放入背后的背篓中,还不忘对着背篓中那只小狐狸说道:“暂时先委屈菱姐了。”

小狐狸竟是极有灵性的晃了晃脑袋。

所有能走的太极门弟子都将身上的东西抛给王富强,然后跟上其他同门,那些不能走的,则躺在地上,无人问津。

王富强此刻就像一个小老头,仔细整理自己一生辛苦攒下来的积蓄。

等他将所有东西都捡完之后,意犹未尽,然后走向那些躺在地上的太极门弟子,自己动手,一件件搜刮出来,放入背后的背篓中,无一遗漏。

将太极门全部搜刮完之后,王富强转身看着蕴灵门众人,笑着问道:“这一次,是你们自己给还是我自己拿?”

蕴灵门所有人顿时将目光放在姓郭的同门身上。

姓郭的蕴灵门弟子叹息一声,当先将东西拿出,放在地上的一块石头上,然后转身离开。

一个接一个,很快石头上就堆满了各种物件,虽然都不大,但因为被施加了秘法,所以价值不菲,其中所能容纳的东西也很多。

唯一的问题就是王富强根本就不知道怎么用,所以只能放在背篓中,之前抢来的加上这一次的,几乎塞满了背篓。

有了这次的收获,王富强也不打算再继续抢了,不然根本不知道放哪里,而且距离界门关闭的时间已经越来越近,所以先离开妖族天下,才是当务之急。

……

剑气山河,无数宗门都有负责接应的师门长辈等着,看着门中后辈不断出现,满心欢喜。

不管收获如何,能活着回来,就是好事。

让很多人想不明白的是一些大宗门除了负责接应的宗门长老,就连掌门也亲自出面,其中就有修真界巨头的六大宗门。

更奇怪的是这些宗门等到本门弟子后,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依旧盯着那条界河,满脸期待,似乎在等待什么人。

不过在听到本门弟子在妖族天下的遭遇之后,就想明白了。

看来这些大宗门等的,就是那个在妖族天下把所有宗门子弟都抢了个精光的散修王富强。

也就是说,那个王富强一旦出现,必然只有死路一条。

只是这些大宗门一直守了好几天,也没等到那个叫王富强的散修,而这个过程中,界门早已经关闭。

各大宗门又等了几天,确定那个叫王富强的家伙已经不可能再出现之后,便陆续离去。

在各大宗门完全散去后的某一天黄昏,夕阳下,界河尽头,有个男子缓缓走来。

他身着一身破旧得有些发黄的麻布粗衣,腰间系着一根筋白腰带,腰带上挂着一个小小的竹篮,竹篮中装满泥土,泥土中插着一株幼苗,无花无叶。

在他背上,背着一个竹篓,竹篓中有一只火红色小狐狸,此刻探出一颗脑袋,靠在它趴着竹篓边缘的双爪之上。

在他肩头,扛着一把刀,锈迹斑驳,只有半截。

他脸上长满了青青的胡茬,眉宇间带着一丝痞气,双眼中透着跟他年龄不符的狡猾,嘴里嚼着一根草根,看起来像个刁民。

……

ps:大幕拉开,尽情享受吧!

最新小说: 极道之天皇 我的心中有福田 修仙:曹贼的秘密榜单 西游:我为唐僧,只求速死! 洪荒:神级选择!开局收了祖龙! 修罗神帝 玄沧传说 西游:我是妖王 如水剑道 我法海就是要西天取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