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察冀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界刁民 > 第三十七章 妙法万千,亦难挡七情六欲

第三十七章 妙法万千,亦难挡七情六欲(1 / 1)

第三十七章 妙法万千,亦难当七情六欲

王富强看着拿着飞剑就满脸笑容的高成功,摇了摇头,问道:“你就不觉得憋屈?”

高成功一愣,不解道:“什么?”

王富强接着道:“那位内门大师兄啊,他当时可是对你动了杀心,我就这么把他放了,你难道就没什么想法?”

高成功叹息一声,说道:“有想法又能怎样?谁叫人家是掌门弟子,而我们只是外门弟子。”

他看着王富强,反问道:“你呢?憋屈吗?”

王富强也叹息一声:“憋屈啊,怎么会不憋屈?我当时简直恨不得把他大卸八块,可就像你说的,人家是掌门弟子,咱们要在蕴灵门混下去,就得忍。忍一时,风平浪静嘛。”

高成功呵呵笑道:“你可不像是会忍让退步的人。”

王富强吃惊道:“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高成功顿时凑上前问道:“有什么计划?”

王富强阴沉一笑,故作高深道:“暂时保密,要想知道,就争取今年进入内门。”

高成功点头道:“反正不管怎样,你到时候得把我那一份算上。”

王富强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他其实没什么计划,但这件事,绝不能就这么算了……

送走高成功后,王富强先去找了尤大山,准备将红菱白芷接回来。

王富强有些庆幸,还好这段时间一直将白芷红菱托给尤大山照顾,否则上次跟内门那些弟子发生冲突,还真不一定能保证它们安全。

事实证明尤大山确实是个值得托付的人,不仅把红菱白芷照顾得很好,就连丹药和灵器的事宜也处理得井井有条。

现在尤大山每次看到王富强,都是一脸笑容,殷勤得很。可王富强每次看到他的笑容,反而笑不起来。

尤大山为什么会对自己笑?还不是因为要从自己身上拿钱?

这一年多,这家伙可从自己身上拿了不少好处,在整个外门,几乎仅次于大长老。

这还是明面上的,暗地里这家伙有没有中饱私囊,从中又得到了多少好处,都很难说。

不过只要不过火,王富强也懒得深究,一来嫌麻烦,一旦闹翻,还得不偿失,二来就当作为他照顾红菱白芷的报酬了。

这几个月时间,丹药和灵器还真赚了不少钱,其中收益最大的便是神行符。这类灵宝价格不贵,使用简单便捷,而且效果显著,一直都是剑气山河最畅销的灵宝之一。

其次就是生骨丹,生骨丹虽然价格比较贵,但确实是保命神丹,所以每个进山的外门弟子都愿意勒紧裤腰带换上一颗,关键时候能够活命。

七七八八加在一起,除去那些投资者的收益,加上上次余留的亏空,还剩七八万元石。

这是王富强拿下丹药市场和灵器市场以来,第一次看到这么多元石,也终于明白那位内门大师兄为何会对自己有那么大的仇恨,竟然不惜在大雪天等着自己。

除此之外,王富强还知道了元石之上,还有灵元石,圣元石,神元石。而这些元石的存在,都只有一个作用,那就是用来买卖的货币,只是种类的不同,面值也就不同。

每种元石之间以“百”为一个节点,一枚神元石等于一百枚圣元石,等于一千枚灵元石,等于一万枚元石。

但神元石因为太过稀少,所以整个剑气山河买卖,最多也就到达圣元石,现在王富强的手中,就有八百多枚圣元石。

区分元石的不同,主要是其中元气蕴含的数量,其次就是颜色,也是最直观的辨别方式。

一般元石呈现白色,其上有银白色光泽,异常耀眼,灵元石则是呈现碧绿色,宛若玉石,比较温和,圣元石则呈现淡黄色,大气磅礴,至于神元石,王富强没见过,自然也就不知道。

王富强将元石收起之后,看着尤大山道:“辛苦了。”

尤大山给王富强倒了一杯茶水,双手递到王富强面前的桌上,笑着道:“不辛苦不辛苦,只要有钱赚,怎么都不辛苦。”

王富强笑了笑,看着这个表面看起来五大三粗实则心细如发的家伙,问道:“若是让你一直赚钱,你愿意放弃进入内门的机会?”

尤大山一愣,半晌后摇头道:“赚钱是挺好的,但我还是想去内门看看,虽然我尤大山自己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但若是真有机会进入内门,还是愿意放弃一切。”

王富强点了点头,起身道:“我懂了。”

他接着道:“谢谢你的茶。”

尤大山一愣,低头看了桌上的茶水一眼,还在冒着白气,可这家伙根本就没喝。他抬起头来,王富强已经离开。

王富强离开尤大山住处后,偷偷去了一趟水云峰,看看那位方长老说的是否属实。既然尤大山不愿意放弃进入内门的机会,那么王富强只能再找别人。

正如方清萍所说,就算尤大山今年不能进入内门,三年后一样还有机会,若自己将外门所有事宜交到他手中,三年后还是得另作安排,倒不如一次性解决。

要想一次性解决,就只能找外门那些长老和先生,大长老王富强绝不会考虑,哪怕交给尤大山,三年后再来一次外门王富强都不会考虑这头老狐狸。

然后就是温先生和马先生。温先生每日需要授课,且他对丹鼎药理的热爱远超元石,这样的人是不适合做生意的。马先生作为外门杂役房总管事,每天事情也很多,明显没有多余的经历。

相对于此,水云峰首座确实比较合适,虽然王富强对这位方长老还不是很了解,但从当初那番交谈来看,这位水云峰首座确实具备商业头脑,而且也确实有着足够的时间打理这些事情。特别是她需要钱,很需要。

需要钱,就会更加尽心尽力,而且这位方长老也拥有直接进入内门的资格,到时候会省去很多麻烦,也就会省去很多钱。

经过差不多一个月的考察,王富强发现水云峰的情况确实不容乐观,也就证实了那位方长老所言非虚,于是王富强便打算找个时间,好好跟这位水云峰首座洽谈合作事宜。

而这一个月时间,王富强明显瘦了一圈,不但双眼凹陷,还带着分明的黑眼圈,就好像精气神被什么吸光了一般,那样子看起来就像是纵欲过度,走路都有被风吹走的危险。

大长老发现这个问题之后,尤为重视,担心王富强有个三长两短,掌门真人问责是小,自己赚不到钱是大,于是便找了个机会,打算跟王富强好好谈谈。

特别是这段时间王富强一直往水云峰跑,要知道水云峰可是整个外门女弟子最多的山峰。这让他这个外门大长老不得不格外重视,毕竟这个王富强,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否则当初也不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让白衣雪给他生孩子,也不会传出那句“颜值即正义”的混账话。

这要是在水云峰弄出一群小王富强出来,不仅有损蕴灵门的形象,还会让本就不富裕的外门更加水深火热。

新弟子入门,还能接取任务,还能养活自己,可万一真突然多出一堆小王富强,那就得蕴灵门养着了。

光是想想,大长老都觉得可怕,所以必须尽快解决,将这种危机彻底扼杀在摇篮之中。

王富强还真没想到大长老会来找自己,毕竟这老家伙向来无利不起早,除非自己闯出了什么祸事,才会露面。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老家伙都忙着数钱,所以就算自己炼制本命飞剑把八座山峰都祸害了一遍,老家伙也从未出现过。

不过既然来了,表面上的客气还是得做做的,所以王富强将这位外门身份地位最高的老人请进屋子,还学着尤大山给老家伙倒了一杯茶水。

大长老坐下后,抬起杯子轻轻啐了一口,并没有直接说明来意,而是笑着问道:“最近身体没什么问题吧?”

王富强一愣,摇头道:“好着呢。”

大长老点头道:“那就好那就好,不过年轻人还是节制点好,你这么天天往水云峰跑,万一被方首座抓到了,又得闹到我这里来。事情一旦闹大,不仅会影响蕴灵门的声誉,若是传到内门那边,给白衣雪听到了,对你也不好,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王富强皱起眉头,突然感觉哪里不对劲啊。

他很快想通了了其中缘由,顿时瞪眼道:“老王八蛋,你胡说什么。一大把年纪了,也不想点好的,怎么一天尽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大长老也瞪眼道:“我想?你不做我怎么想,你看看你自己,这一个月都瘦了这么一大圈,随便一阵风就能给你刮跑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还用想?”

王富强愤然道:“你大爷,老子是温养本命飞剑弄的,不是你说炼制出来后,需要赋予飞剑精血进行温养?”

大长老一愣,同时一脸狐疑,试探着问道:“你怎么温养的,按理来说,就算温养飞剑,也不至于弄成这般模样啊,你的剑给我看看。”

王富强一边掏剑一边道:“不是你说的一天三次,早中晚各一次,每次各三滴?”

说完将一把剑递给大长老接过以后,仔细研究了一番,点头道:“并没问题,可一把飞剑也不至于把你弄成这样……”

王富强又掏出一柄,一边道:“谁说只有一把。”

说话间,桌上已经出现了三把飞剑,而且这家伙还在往外掏,前前后后一共五把,每一把都温养得一丝不差。

大长老整个愣在原地,吃惊得张大嘴巴,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王富强气愤道:“一共五把,全是上品飞剑,一天三次,一次三滴,一滴没少,一滴没多,换做是你,恐怕比我还惨。”

大长老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咳嗽一声后说道:“你这未免也太……玩命了吧。”

王富强冷哼道:“总有人想要我的命,不玩命能行?再说了,再过不久就要进门了,到时候老子免不了要找王静玄那老王八蛋算账,你不说他有两柄飞剑吗,老子到时候直接亮出五把,就算打不过他,老子也吓死他。”

大长老眼皮颤抖,嘴角抽搐,无言以对。

许久后,他缓了缓神,有些担忧的开口道:“你就算同时温养这么多,也不见得都能炼化,我当初就跟你说了,一般人只能拥有一把,以你的天赋或许可以拥有两把,可五把……是没有可能的。”

他原本以为这句话说出来,王富强肯定就会翻脸,然后掀桌子跟自己干一架,谁知王富强只是撇了撇嘴,开口道:“我王富强是一般人?不就五把飞剑吗,有没有可能试过才知道。”

大长老继续劝解道:“可就算你要温养,三把也好,五把也罢,总得循序渐进,一把一把的来吧。这就好比吃饭,总要一口一口吃,哪有一口气吃成一个大胖子的?照你这么弄,飞剑还没养成,自己先把小命丢了。”

王富强确实也觉得自己有些着急了,便问道:“现在停下,会怎样?”

大长老摇头道:“不会怎样,但这些上品飞剑就算废了。”

王富强看着桌上那些飞剑,瞪眼道:“那你他娘的不是在说废话?滚滚滚,恕不远送。”

说着将大长老从凳子上拉起来,然后向着门外退去,砰的一声关上房门。

大长老被驱逐出门,也不生气,依旧苦口婆心的劝道:“像你这么弄,真不行的,顶多三把,多了你也驾驭不住,听我一句劝,先放弃两把吧。”

房门打开,一张凳子直接对着大长老迎面飞来,这位大长老就只能落荒而逃。

王富强关上房门,冷声道:“总算安静了,就他娘的欠打。”

他看着桌上的五把飞剑,心中凄苦到了极致,可却毫无办法。

炼都炼出来了,还都取了名字,辛辛苦苦的培养了一个月,总不能就这样放弃吧?

想来想去,王富强一咬牙,决定继续温养。这些剑对于此刻的王富强来说,就像是他的孩子,生都生出来了,就是含着眼泪也得抚养长大。

就这样,王富强越来越憔悴,关于他跟水云峰的传闻也越来越凶猛,以至于连方清萍都开始有所怀疑。

对于王富强,她虽然没多少接触,但她是绝对相信王富强能做出这种事情出来的。这一点,不论是从他跟白衣雪的传闻,还是从上次抓他时轻薄自己的胆大妄为,都能看得出来。

所以对于王富强,她一直没什么好感,若不是因为水云峰的情况危极,她根本不愿意跟王富强有过多接触。

特别是上一次交谈,这小流氓一双眼睛从始至终就没离开过自己胸脯。

一念及此,她不由得低头看了自己那傲然的双峰一眼,顿时脸色绯红,坚守了数百年的道心差点没把握住。

她自小就在水云峰长大,自小就跟着师尊修行,极少离开水云峰,自然没怎么跟外界接触。所以外界是什么样子,她只能从别人的口中听说。

她年轻的时候,也对外面的世界有过憧憬,只是随着时间越来越久,修为越来越高,渐渐地也就摒除了所有杂念,一心唯有大道。

她所见过的男人,就是水云峰这些弟子,就是其他各峰的长老和弟子,弟子们看她的眼神,只有尊敬,至于那些长老们,一个个刻板教条,所以她觉得外面的世界其实也就这样。

如今突然闯进来这么一个王富强,无法无天,胆大妄为,一下子就在她自认为心如止水的那颗道心上激起了一圈圈涟漪。

于是独自一人的时候,她竟然会觉得自己依旧年轻,然后就会万分懊恼,强制不让自己去想那些与剑道无关的事情,可越是压制,她就越是忍不住去想……

她才明白,原来有些东西,一旦触碰,就是大道也压制不住的,就如洪荒猛兽一般,一发不可收拾。

方清萍并不知道,有些东西,不是真的已经不复存在,只是被压制在心底深处,因为没有被触及,所以以为不存在罢了。

一旦某一天被某个人触及,就会再次浮现,且压制得越久,呈现出来的状态也就越强烈。

这也是为何戒律清规越是森严的寺庙道观,越是容易出现触犯色戒的原因。因为压抑得越久,反弹得也就越是强烈,就越是容易对人敞开心扉。

这不是道心不稳、意志不坚,只是人之常情。修仙问道者,说到底只是凡人,而非真仙,纵有妙法万千,也难挡七情六欲。

就在方清萍思绪万千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禀报声:“首座真人,君霞峰弟子王富强求见。”

方清萍瞬间收回思绪,眉头紧紧交织在一起,嘀咕道:“他来做什么?”

她接着对外面道:“把他带过来吧。”

话音刚落,外面就传来王富强那种于她而言又恨又念的独特嗓音:“方长老,数月不见,可有想我啊?”

方清萍顿时冷声道:“你若无事,就请回吧,水云峰不欢迎你。”

话是这么说,房门却已经打开。

王富强叹息道:“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扰方长老清修了。只是可惜这大把的元石,就此跟水云峰无缘咯。”

说完就要转身,比王富强还高的方清萍瞬间出现,一只手如铁钳般死死的抓着王富强的手臂。

最新小说: 如水剑道 西游:我为唐僧,只求速死! 修仙:曹贼的秘密榜单 我法海就是要西天取经 西游:我是妖王 洪荒:神级选择!开局收了祖龙! 极道之天皇 修罗神帝 玄沧传说 我的心中有福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