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察冀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界刁民 > 第四十九章 魔女余秋雅

第四十九章 魔女余秋雅(1 / 1)

第四十九章 魔女余秋雅

蕴灵门山门之上,老祖宗御剑而起,扶摇而上九万里,瞬间便消失了踪迹。

地面上,四位老祖宗和王富强站在前方,之后便是王静玄一辈,再往后便是蕴灵门数万弟子。所有人都看着老祖宗消失的方向,面色沉重。

每个人都很清楚,老祖宗这一去,很大的可能就回不来了。

老祖宗修为是很高,但辈分比修为还要高,当初一战,伤势至今未愈,先前面对玄阳宗挑衅,又强行出手,更是雪上加霜。

可太极门那位却刚好相反,这位小无极成名以来,从未经历过任何生死战,之后更是韬光养晦数百年,不论是心性还是年纪,在修真界来说,都处于巅峰状态。

如今太极门提出挑战,可不就相当于让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子,去跟一个正值壮年的男人角力?

这一战并未持续多久,便有两道人影自云海陨落,一个落在蕴灵门山门,一个落在蕴灵门之外两百里的太极门营地。

这一场让剑气山河等了数百年的大小无极之争,最终太极门没有赢,蕴灵门也没有。

太极门那位小无极落下云海之后便死了,而蕴灵门这位早在落下云海之前就已经力竭。自此,剑气山河年岁最大的无极老祖,彻底陨落,山河同悲,宣告着属于那一代人的时代已经彻底结束。

而这一战之后,太极门退出蕴灵门。但蕴灵门的危机并未就此结束。

各大宗门陆续来临,以各种各样的理由发出挑战,誓要借此机会打压蕴灵门,五大宗门除去玄阳宗和太极门,就只有白烟楼还未出现,而短短三天时间,蕴灵门就面对了大大小小的宗门数百个,各种各样的挑战不下千场,有些甚至刚刚结束一场挑战,又继续着下一场。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了七八天左右,才渐渐平息下去,而此时的蕴灵门,五位老祖死的死,伤的伤,仅剩一位李青阳,而各峰长老首座,也多有重伤陨落……

此刻的王静玄面色苍白,也是这种时候,他才有了一种跟他年纪相仿的苍老之态。

他看着大殿中这些神态萎靡的同门,开口道:“这段时间,大家都辛苦了!但诸位也都清楚,现在这种情况,只是暂时的,接下来我们要面对的情况,只会更加艰难。”

所有人心情沉重,毕竟最近死的人实在太多了,若是还要继续死,他们根本不知道下一个会不会是自己,根本不知道蕴灵门还能撑多久,自己又能撑多久……

王静玄继续道:“不过蕴灵门只要能够承受住白烟楼的冲击,一切就都会有所好转。”

他心中实在苦涩,因为他实在是说不出什么激动人心的言语。

白烟楼。

六大宗门之一,虽然不像玄阳宗那般强大,也不如太极门、悬空寺这些底蕴深厚,但白烟楼是魔门。

白烟楼行事向来很辣残忍,为达目的更是不择手段,比起太极门还要更加让人毛骨悚然。

正因为如此,曾经有过五宗联手,想要一举剿灭白烟楼。那一战持续了近二十年,眼看着白烟楼已经无法支撑。

可在白烟楼那位少主的带领下,愣是将五宗强者引入水中天,发动了一场反击。加上凌波阁突然临阵倒戈,导致四大宗门损失惨重,围剿也就宣布破灭。

之后白烟楼仅用了三百年的时间,不仅让白烟楼恢复如初,还在凌波阁的帮助下,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也正因为如此,那位白烟楼少主对四宗怀恨在心,只要抓住机会,就会狠狠报复,从不知道何谓心慈手软。

这一次余秋雅好不容易抓住可以覆灭蕴灵门的机会,自然不会轻易放过。这一点,王静玄很清楚。

从这位少楼主亲自带领三千白烟楼强者赶赴蕴灵门就是证明,从白烟楼迟迟没有动手就是证明。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然是致命一击,历来都是这位少楼主的作风。

所以蕴灵门能不能挺过这一关,就看蕴灵门能不能承受住白烟楼这一次的攻势。

“王掌门,奴家千里迢迢而来,偌大的蕴灵门,却无一人迎接,是不是有失待客之道呀?”一个银铃般的清脆嗓音响起,回荡在整个蕴灵门上空。

听到这个声音,所有面色皆是一变。

终于还是来了。

王静玄瞬间离开大厅,下一刻便出现在了蕴灵门山门上空,在他对面,是浩浩荡荡的灵舟飞剑,何止三千人。

王静玄出现之后,沉声道:“若是客,我蕴灵门自然欢迎,可少楼主来我蕴灵门,明显不是来做客的。”

队伍之前,一个身穿深蓝色开胸坎肩、黑色短裙的女子站在一柄飞剑之上,在她那不堪一握的腰间两侧,分别斜插着两柄短剑。她身后那些人,不论男女,装扮皆是如出一辙。

余秋雅轻轻一笑,透着说不尽的风情,问道:“都说来者是客,奴家怎就不能是客了?”王静玄依旧沉声道:“客人可不会如此兴师动众。”

余秋雅继续道:“你们蕴灵门当初去我白烟楼的时候,可比现在兴师动众多了,我白烟楼当时可是好生招待了一番。”

王静玄突然一笑,开口道:“那我蕴灵门自当不会让少楼主失望。”

说完手掌一抬,剑气冲天,数万飞剑凭空出现,直指白烟楼众人。

看着这些飞剑,余秋雅眉头一皱,疑惑道:“王掌门这是要殊死一搏啊。”

王静玄笑着道:“少楼主也说了,我蕴灵门不能输了待客之道不是。”

余秋雅点了点头,问道:“只是王掌门将家底都用来招待我们,若是蕴灵门再来客人,又如何招待?再者,奴家此次来,胃口也没这么大,只想跟王掌教要一个人。”

王静玄摇头道:“只要蕴灵门还有一人,就不会将小师叔交出去的。”

余秋雅皱眉问道:“这又是何苦?就算蕴灵门如今能够护住他,日后呢?一旦蕴灵没有实力跟其他各大宗门抗衡,又当何去何从?”

王静玄开口道:“这就不劳少楼主操心了,少楼主现在要么接受我蕴灵门的待客之道,要么就此返回。”

余秋雅眉头皱起,陷入思索。

若真开战,就王静玄这架势,肯定是要鱼死网破,到时候别说这些白烟楼的弟子带不回去,自己能不能回去都难说。

蕴灵门这些年虽然危机不断,但作为剑气山河历史最久的宗门,蕴灵门本身的底蕴是要比白烟楼深厚的。白烟楼当初尚且能够在五大宗门的围剿下残存下来,并日益壮大,蕴灵门也不会这般轻易就被灭门。

而且真要惹怒了眼前这个老家伙,弄不好整个白烟楼都会遭到反噬。

王静玄本身的战力冠绝剑气山河,仅次于长河仙人季长河,其自身的谋略也达到了让人闻风丧胆的地步,这一路走来,那些悍不畏死的江湖中人就是证明。

这样一个人,不可能没有任何底牌。

到时候,不仅没有把那位炼制出五把飞剑的谪仙人抢到白烟楼,还可能跟这位谪仙人结下不可解开的大仇,一旦给他成长起来,白烟楼的情况,恐怕要比当初的三溪宗还要凄惨。

她笑着开口道:“王掌门言重了,奴家此来,只是想看看那位能够炼制出五把飞剑的谪仙人。王掌门也知道,奴家向来对这类谪仙人爱慕得紧,奈何长河仙人不解风情,让奴家几次吃了闭门羹,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一个王富强,怎么也得见上一面,看能否结下一桩善缘,成就一番佳话。”

王静玄冷笑道:“若少楼主真只是想见我家小师叔,大可独自前来,何至于弄出如此大的阵仗?”

余秋雅笑着道:“都说江湖险恶,奴家不多带点人,恐怕走不到这蕴灵门呀。王掌门当初留下那些棋子,可不会在乎奴家是敌是友。”

她接着又道:“不过奴家既然已经到了蕴灵门,自然应该拿出诚意,想必老掌门也不会让奴家在蕴灵门出点什么事情。”

说完她抬了抬手,开口道:“老祖,麻烦您先带他们退出蕴灵门。”

她身边一个老人点了点头,看了王静玄一眼之后,所有灵舟飞剑便开始后退,很快就消失在视线之中。

王静玄却并没有因此收起那些飞剑,而是微微侧身道:“请!”

余秋雅一愣,笑着道:“王掌门倒是谨慎。”

说完化作一道白虹,进入那些飞剑之中。

王静玄并没有理会这位少楼主,依旧盯着那些灵舟和飞剑离去的方向。

对于这位少楼主,王静玄了解得并不少,其本身修为并不高,有老祖和诸多长老保护,这位少楼主对王富强造不成什么威胁,反而是白烟楼那几位老祖,实力手段都不低,一旦进入蕴灵门,才是真的后患无穷。

王富强作为新出现在剑气山河的谪仙人,任何宗门都想要,都想据为己有,但若是自己拿不到,也不愿看着别人拥有,所以一定会想尽办法将其除掉,以免日后成为隐患。

既然王富强没有被太极门那位吴掌门骗走,就证明王富强已经是自愿选择留在蕴灵门,那么这位少楼主就算有再多手段,在李老祖和诸多长老的眼皮子底下,也使不出来,让她去见见王富强,也没什么大不了。

王富强还是第一次觉得自己是如此这般被人重视,自打各大宗门跟蕴灵门开战以来,蕴灵门不仅将自己放到了老祖宗的位置,无数弟子拼死守护,各大宗门也拿出了各种优厚的条件,就只是想让自己拜在他们的山头。

没有人不喜欢这种感觉,王富强自然也不例外。

只是随着蕴灵门死掉的弟子越来越多,这种感觉就成了一种沉重的包袱,每次只要有人来找自己,事后蕴灵门都会死掉一批弟子。

所以当他听说白烟楼又来了一位少楼主,他是极不想见的,可偏偏又不能不见。

可当他跟着蕴灵门仅剩的最后一位老祖进入大殿的时候,当他看到那个坐在椅子上的余秋雅时,却整个呆住了。

他从未想过,天底下竟然有这样的女子。

余秋雅端庄的坐在那里,身上的仙气比白衣雪方清萍这些正道玄门的修士还要多出几分,同样的,她身上的妖异之气比红菱白芷这样的妖族女子还要浓重,两种完全不同的气质,却完美的融合于一身,似乎她只要向任何一方倾斜一些,都会打破这种完美的平衡,所以让人看了,不免心惊。

感受到有人进来,余秋雅便站起身来,微微欠身行了一礼,然后一双眸子便一直盯着王富强,笑着道:“小女子余秋雅,见过王公子。”

她这一笑,就似乎偏向妖娆那边,带着一种极致的魅惑,诱使世人不断沉沦。

跟在王富强身边的老祖宗一抬手,衣袖轻轻一挥,王富强顿时觉得清风拂面,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激灵。

王富强心中一惊,移开目光,不去看这个女人,走向一旁的椅子,一边道:“少楼主当真是好手段!”

余秋雅重新坐下,笑着道:“奴家手段可多了,公子若是有意,到了白烟楼,奴家必然倾力以赴,让公子知道何谓只羡鸳鸯不羡仙,千万年后,公子想起,也一定会觉得不枉此生。”

王富强抬起头来,笑着道:“少楼主有此心意,何不留在蕴灵门?”

余秋雅幽幽叹息一声,轻声道:“公子有所不知,奴家乃是魔门妖女,而蕴灵门却是正道玄门,容不下小女子的。而我们白烟楼不同,别说公子这样的谪仙人,就算是十恶不赦之徒,只要拥有足够的天赋,白烟楼都会全力栽培。”

王富强笑着道:“那是以前,现在的蕴灵门,肯定是极其欢迎少楼主的,有我在,少楼主大可不必担心。少楼主也知道,我现在可是蕴灵门的师叔祖,除了我身边这位李师兄,整个蕴灵门,就算是王静玄,也不敢质疑的我决定。什么魔啊道啊,整个剑气山河谁不知道,我王富强向来秉持着颜值即是正义的宗旨,像少楼主这样的绝世美人,别说只是魔门,就算是魔头,在我王富强眼里,那也比那些真正的仙女要正义很多。”

余秋雅掩嘴笑道:“早听闻公子是个雅人,如今得见,当真是奴家三生有幸,跟公子一番交谈,更是不虚此行,公子比起那位长河仙人,当真更加让人欢喜。”

王富强笑着道:“那少楼主是愿意留下来咯?”

余秋雅笑着道:“奴家本是来说服公子的,险些就给公子说服了。奴家倒也想跟公子成就一番传世佳话,只可惜奴家此生都只能是白烟楼的人了,只愿他日公子能看在今日相谈盛欢的情分上,能给奴家一条生路。”

王富强笑着道:“别说一条,就是十条百条,那也没问题啊。”

余秋雅起身道:“得见公子,三生有幸!奴家就先告辞了,他日公子若有闲暇,或者不想在蕴灵门待了,今日之约,依旧作数。”

王富强也起身道:“真到了那天,我一定好好领教少楼主的手段。”

余秋雅走后,王富强一直站在阶梯上,久久没有回神。

蕴灵门仅剩的最后一位老祖开口道:“师弟,你可莫要着了这妖女的道。”

王富强转过头来,看着这位不知活了多少年的老祖宗,笑着道:“我若是着了她的道,先前就已经答应她去白烟楼了。”

姓李的老祖点了点头。

王富强却接着问道:“若是太极门那位吴掌门,面临现在的情况,我若让他把这位少楼主强行留下,你说他会不会做?”

姓李的老祖一愣,然后一双雪白的眉头紧紧的皱起。

王富强笑着道:“想必是不敢的,所以当初没去太极门,也就不算什么遗憾,就是可惜了这位少楼主了,这样的美人,除了我王富强,谁能配得上?”

姓李的老祖正准备说话,王富强却接着道:“你也不用给我讲什么道理,我既然选择留下,就是认定了蕴灵门。蕴灵门为了我,死了这么多人,我王富强不是铁石心肠,不可能无动于衷,所以无论今后发生什么,只要我王富强力所能及,绝不推迟。但你们也别想着给我灌输什么思想,让我变成跟你们一样的人。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他看着这位老祖宗,笑着道:“你们都说了,我是谪仙,不属于剑气山河,若是变成了跟你们一样的人,还还算什么谪仙?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再说了,我如今辈分这么高,在蕴灵门肯定是找不到媳妇了,还不能将目光放在其他宗门身上?好不容易遇上了这么一个人间绝色,你们若是还用什么宗门规矩来限制我,那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姓李的老祖宗愣在原地,竟是无言以对。

王富强突然问道:“这位少楼主叫什么来着?”

姓李的老祖便回道:“余秋雅。”

王富强点了点头,在口中默念了这个名字两遍,然后说道:“总有一天,我一定把她抢到蕴灵门来,让你们这些老顽固知道,正邪也是可以结合的。当然,如果那时候你还没死的话。”

最新小说: 我的心中有福田 修仙:曹贼的秘密榜单 西游:我为唐僧,只求速死! 修罗神帝 如水剑道 西游:我是妖王 极道之天皇 洪荒:神级选择!开局收了祖龙! 玄沧传说 我法海就是要西天取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