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察冀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界刁民 > 第五十三章 谁还没几把飞剑

第五十三章 谁还没几把飞剑(1 / 1)

第五十三章 谁还没几把飞剑

清河宗山门之前,王富强等人等了很久,然后一位长老领着几名清河宗弟子出现,每个人脸上都充满了倨傲与轻视。

这位清河宗长老走上前来,看了王富强等人一眼,呵呵笑道:“原来是蕴灵门高徒,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王富强站在最前面,身边拉着张剑湖,身后是白衣雪等人。

对于清河宗的怠慢,白衣雪等人明显有些不满,毕竟清河宗只是蕴灵门的附属宗门,就算他们只是蕴灵门弟子,也是掌门一脉的弟子,清河宗理应由宗主亲自出面招待,并需要给蕴灵门一个合理解释。

但此次负责的是师叔祖王富强,师叔祖没有开口,他们自然也不好多说什么。

这位清河宗长老说完之后,继续打量着王富强。这一看,眉头不由得深深皱起。

作为蕴灵门的附属宗门,对于蕴灵门的服饰他还是很清楚的。蕴灵门每一代弟子的服饰都会做出更改,像王富强身上这种,正是蕴灵门第六代服饰,也是蕴灵门仅存最古老的一种服饰。

而能够穿这种服侍的,也只有蕴灵门第六代弟子,也就是蕴灵门辈分最高之人,而这些人,无一不是活了几百上千年的老怪物。

而且整个蕴灵门能穿这种衣服的,如今也只有五个,这五人他虽然都没见过,但还算了解,而眼前这位,明显不是其中之一。

对于这老家伙的打量,王富强根本不在乎,也不在乎清河宗的怠慢,笑着道:“无妨无妨,咱又不是什么天潢贵胄,也不是来清河宗享福享乐的,用不了那么大的阵仗。”

他接着笑道:“老人家不用琢磨了,这衣服是真的,我就是蕴灵门第六代弟子王富强,也是这次出使清河宗的负责人。”

老人呵呵一笑,侧身道:“王仙师当真是年少有为。诸位快里边请。”

王富强抬眼看了清河宗的山门一眼,笑着道:“当真气派,一点不输蕴灵门。”

说完拉着张剑湖,移步向着阶梯上走去,白衣雪等人便跟着。

穿过山门,绕过几座白玉桥,这位清河宗长老将众人带到一个客厅,安排坐下后,让人送来茶水,从头到尾,都端着和蔼的笑容,接人待物,当真是滴水不漏,显然没少做这种事情。

王富强坐下后,直接道:“既然许宗主让您出面接待,想必一切事情也都交给您老定夺了,说实话,我等时间不多,就直奔主题了。”

说完他伸手轻轻摩挲着桌上的茶杯。他很是喜欢这个动作,这些修真宗门的杯子,材质完全不输上等美玉,触感很好,加上茶水温热过后,触摸起来,却不烫手,反而更加温润舒适。

他接着道:“按照规矩,蕴灵门照拂清河宗,事实上这么多年蕴灵门也是这么做的,而清河宗作为回报,每月需给蕴灵门供奉五千元石。可至今为止,清河宗已经欠下蕴灵门五个月的供奉了,我这次来,便是来取这些供奉的。”

这位清河宗长老似乎也没想到王富强会这么直接,微微皱了皱眉,但很快笑着道:“这等大事,老朽还真做不得主,可宗主有事外出,一时半会也回不来。这样,等宗主回来,老朽定将此事禀明,届时定将所有供奉亲自送到蕴灵门。”

王富强点了点头,停下摩挲茶杯的动作,笑着道:“既然如此……”

他顿了一下,抬起头来,看着这位清河宗长老,缓缓道:“老人家既然做不了清河宗的主,那本座就替许宗主做一次主了。”

说完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衣服,然后将桌上的半截绣刀拿起,继续道:“白丫头,按照规矩,清河宗作为蕴灵门附属宗门,怠慢蕴灵门老祖,当为何罪?”

白衣雪一愣,然后上前道:“回禀师叔祖,若是弟子怠慢,当诛其人与其师,若长老怠慢,当责其掌门,若掌门怠慢,当……灭其宗门。”

王富强点了点头,笑着道:“咱们是来要钱的,打打杀杀多不好。”

他犹豫了一下,再次问道:“尤大山,你觉得如何处理才好?”

尤大山便回道:“既然怠慢师叔祖,自当处以重责,但师叔祖仁心,只要清河宗有足够的诚意,自可免去责罚。至于这诚意嘛,当然就看清河宗能拿出多少元石了。”

王富强继续问道:“你觉得多少合适?”

尤大山思索道:“以师叔祖的身份,没有个万儿八千,怕是很难免去罪责。”

王富强扶掌道:“那就跟欠下的供奉一起,凑个整,一万元石。”

说完他看着那位清河宗长老,皱眉道:“去拿钱啊,难道真要本座去跟你们那位躲在门中不敢露面的宗主谈?那时候,可就不是一万元石就能解决的了。”

这位清河宗长老一时间有些为难,宗主的命令是让他想办法把这些人打发走,可现在情况明显出现了变故,来了一位六代弟子,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这家伙深浅,所以真不敢擅自做主。

王富强皱眉道:“得,看来你还真做不了主。也罢,那本做座就只能自己取了,只是麻烦老人家带带路,将本座带到清河宗库房。”

他接着道:“老人家最好别耍什么手段,本座说了,此来只是为了钱财,只要钱财到手。清河宗瞒着蕴灵门,暗中勾结太极门的事情,本座就不计较了。”

这位清河宗长老面色瞬间变得苍白如纸。

王富强笑着道:“本座掌握的,可比你们想象的多得多。”

门外,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既然已经知晓,那诸位今日要离开清河宗,怕是就有点难了。”

话音落下,一群清河宗弟子突然涌入大厅,将所有人全都围了起来,然后一个身形魁梧的老人缓步走入,正是清河宗现任宗主许晓山。

王富强转过身来,笑着道:“我就说许宗主肯定在山上嘛,只是没想到许宗主竟然不做缩头乌龟了。”

他看了周围这些清河宗弟子一眼,继续道:“看这情形,许宗主是不打算破财消灾了。只是许宗主如此做,真不怕让清河宗数百年基业毁于一旦?”

清河宗宗主冷笑道:“这话若是王静玄说,本宗自然相信,可你……”

他止住话语,改口道:“原本本宗还没有把握能投入太极门门下,如今有了尔等这些投名状,事情就简单多了。只是可惜了白仙子,这么好的美人,今后就要沦为他人玩物咯。”

顾子坤突然上前一步,冷声道:“老匹夫,你……”

“啪!”

他一句“找死”还没说出来,就直接被一巴掌甩在脸上,甩得他整个旋转一圈,跌倒在地。

而打出这一巴掌的,不是别人,正是王富强。

王富强给了顾子坤一巴掌之后,冷声道:“本座在此,轮得到你说话?”

莫名其妙挨了一巴掌,顾子坤整个人都懵了。

王富强看着那位清河宗掌门,依旧一脸人畜无害的憨傻笑容,说道:“本座最不喜欢这些个没大没小的人了,特别是那种又没规矩又吃里扒外的家伙,享受着蕴灵门的庇护,却整日想着跟其他宗门谋害蕴灵门。对于这样的人,本座向来是见一个杀一个。”

这莫名其妙的举动,再加上这一番话,竟是让这位活了上百年的老宗主眼皮颤抖,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

不仅是他,大殿中所有人都愣住了。

这家伙对自己门中的弟子都这么狠,对别人岂不是会更狠?而且他将顾子坤打得满嘴鲜血,竟然只是为了讲这么一番道理。

王富强看着许晓山,继续道:“别怪本座没有给清河宗机会,本座再说一次,拿出一万元石,本座带走。今后清河宗想投靠太极门还是玄阳宗,都跟蕴灵门没有任何关系,否则今日本座定让许宗主知道什么是吃里扒外的后果。”

许晓山脸色阴沉,冷声道:“大言不惭。给本宗拿下!”

所有清河宗弟子顿时抽出长剑,大殿中也瞬间被浓重的杀意充斥。

蕴灵门这边,所有人却都愣在原地,不敢出手。

有了顾子坤的前车之鉴,他们还真不敢在这位师叔祖面前造次,这万一又给他来上一巴掌,岂不是自讨苦吃?

然而,这位师叔祖又发火了,直接一脚踢在刚刚爬起来的顾子坤小腹上,把顾子坤踢得整个向后飞了出去,而那些将他们围着的清河宗弟子急忙躲开。

王富强怒不可遏,愤愤道:“他娘的,人家都拔剑对着你家师叔祖了,你还愣着不动,这个内门大师兄怎么当的?”

一连串拔剑声响,所有人急忙将长剑拔出来。

顾子坤摔在角落里,却连想死的心都有了。这他娘的出头也被打,不出头也被打,关键您就不能换个人?

张剑湖则是瞪大双眼。师父就是师父,不愧是谪仙人,这反复无常的心思,谁能猜的透。

看着所有人都拔了长剑,王富强则淡然道:“全杀了!”

有了这位师叔祖的命令,众人不敢有任何迟疑,手段尽出,直接跟那些清河宗弟子打在一起。

蕴灵门毕竟是六宗之一,而这些人也都是年轻一辈最杰出的弟子。都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蕴灵门虽然连遭打击,但其深厚的底蕴,根本不是清河宗这样的三流宗门可比,其弟子之间的差距更是显而易见,所以蕴灵门在人数上虽然不占优势,却并未处于下风。

很快地上就躺下了不少清河宗弟子,有死有伤。

不得不说,这次蕴灵门连遭围攻,也不完全是坏事,最起码蕴灵门弟子在连续的生死战中,获得了不小的好处,至少在面对现在这样的战斗时,不会出现跟清河宗那些弟子一样的茫然无措。

许晓山似乎也知道继续这样下去,清河宗所有弟子怕是都要死在这里,冷哼一声,直接加入战局。

而就在他出手的同时,王富强也突然出手,左手一拳,就直接向着这位老宗主的面门砸去。

许晓山身体急忙后撤,倒不是他挡不下王富强这一拳,而是这里空间有限,清河宗弟子又占多数,很多术法无法施展,否则很可能会误伤门中弟子。

看着许晓山退出大殿,王富强紧跟其后,同时已经放下肩头的半截绣刀,所用的的正是大衍落日刀。

藏典阁那个老头倒是没骗王富强,在内门的藏典阁确实有着大衍落日刀的下半部分,王富强进入内门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到了这下半部分的大衍落日刀。所以如今王富强所掌握的,是大衍落日刀的完整版,威力自是比当初提升了数倍不止。

退出大殿的许晓山扛下第一刀之后,面色巨变,握着长剑的右手明显已经有些颤抖。

他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家伙,力气竟然如此之大,刀法更是如此迅猛。

整个剑气山河,所有人用的都是剑,用刀的极少,特别是蕴灵门,更是明令禁止使用剑以外的其他武器,可眼前这家伙,竟然可以忽视这个规矩,而且还将刀法修得如此娴熟。

他之前所有的战斗,面对的都是剑修,用刀的,还是头一次,一时之间,还真不好把握。

这家伙年纪虽然看起来不大,但却能穿上蕴灵门第六代弟子的服饰,撇开其他不说,光是这辈分,就在蕴灵门掌门王静玄之上,所以一不小心,真可能阴沟里翻船。

于是他便觉得不能再有任何留手,必须全力以赴,以最快的速度将眼前这人斩杀,而剑修最强的手段,自然就是本命飞剑。

打定主意,他退出之后,不等王富强发动攻击,直接就祭出本命飞剑,然后驱动本命飞剑对王富强发动攻击。

剑气瞬间拉满整个院子,剑势迫使院子中的花草树木疯狂摇摆,然后一柄巨剑轰然砸下。

王富强并未祭出本命飞剑,手中半截绣刀微微倾斜,左手也握在刀柄之上,竟是踏步前冲,同时将手中半截绣刀向上挥起。

下一刻,整个院子中刀光剑影。

王富强身体整个向后飞出,整个大殿直接被他的身体洞穿了一个巨大窟窿,然后直接被废墟完全掩埋。

许晓山身体踉跄后退,在地面上留下了一连串深深的脚印,双眼死死的盯着前方。

这一剑,王富强必死无疑,但他却不敢有任何放松。

所有蕴灵门弟子突然冲出,面色沉重,挡在许晓山面前。

对于这位许宗主,他们是有过一些了解的,能作为一宗宗主,虽然只是三流宗门,但其本身修为手段,自然不容小觑。

而他们这位师叔祖,虽然是谪仙人,虽然自身实力不俗,但其接触修行的时间毕竟太短,而且前不久才炼制出本命飞剑,虽然多达五把,但却连最基本的御剑都不会。

对于一个剑修而言,御剑只是基本手段,若连御剑都无法掌握,御剑杀敌简直就是笑话。

所以剑气山河如今弄出的御剑资格证,看起来虽然是对一个剑修能不能御剑的证明,又何尝不是一个剑修是否踏入修行界的证明。

也就是说,这位小师叔如今完全就是无证修仙,对上这么一个老修士,自然而然要吃亏。

若这位师叔祖这一次真出了什么问题,先不说他们这些弟子回到蕴灵门会不会被责罚,能不能回到蕴灵门都是很大的问题。

虽说这位师叔祖没有修仙资格证明,但不可否认的,这位师叔祖的实力是他们中最高的,若是这位师叔祖丧失战力,凭着他们这些人,根本不可能是这位许宗主的对手。

废墟中,突然传出一声闷响。

所有人心中几乎跳了一下,然后全都不由自主的回头看去。

只见那位师叔祖慢慢的将废墟扒开,然后有些狼狈的爬了出来,骂骂咧咧:“他娘的,力道还真不小。”

当他看到站在高成功身边的张剑湖时,还不忘说一句:“看到没有,这就是修心修力的好处。”

张剑湖满脸崇拜的点了点头。

王富强走到众人面前,看着对面那位清河宗宗主,开口道:“顾子坤,去把我的刀找回来。”

顾子坤皱着眉头,但也不敢拒绝,转身不情不愿的走向那些废墟,开始翻找。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不就是一把破刀吗,还只有半截,至于一直带在身边,当成宝一样?

关键是还不能像其他灵宝一样,就算丢失,也可以凭着牵引之法找回。

顾子坤离开后,王富强继续道:“不就是本命飞剑吗,谁没有似的。”

话音落下,一柄又一柄的飞剑不断出现,很快就在王富强身前出现了五把飞剑,一字排开。

许晓山看着这些飞剑,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活像见了鬼一般。

若不是亲眼所见,他根本不相信这世上竟然有人能同时拥有五把飞剑。

就算是王静玄这样的,也只有两把,就算是蕴灵门那位活了几千年的老祖宗,也只有三把,就算是整个剑气山河最高峰的长河仙人,也只是四把而已。

而这些人,不论是两把的王静玄还是三把的无极老祖,亦或是四把的长河仙人,哪一个不是高不可攀的强大存在。

可现在,就在他面前,竟然站着一个拥有五把飞剑的人。那这个人,岂不是比长河仙人季长河还要可怕?

最新小说: 修仙:曹贼的秘密榜单 西游:我是妖王 洪荒:神级选择!开局收了祖龙! 玄沧传说 我的心中有福田 极道之天皇 西游:我为唐僧,只求速死! 我法海就是要西天取经 修罗神帝 如水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