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察冀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界刁民 > 第六十章 剑气满乾坤,仙人布杀局

第六十章 剑气满乾坤,仙人布杀局(1 / 1)

第六十章 剑气满乾坤,仙人布杀局

“师叔祖,饶命!”

剑气斩落,街道上却响起一声求饶,来自顾子坤。

王富强眉头一皱,却并没有减缓落下的一剑。

天雷滚滚,夜如白昼,剑气满乾坤。

巨剑落下,宛若天罚。

剑气消散,天地归于平静。

王富强身体瞬间消失,刚好站立在顾子坤身前,一根手指正好点在顾子坤眉心。

“噗!”

“轰隆!”

顾子坤身后的墙壁之上,直接被这一指整个洞穿,然后轰然倒塌。

墙壁之中,发出一声凄厉至极的哀嚎,然后随着倒塌的墙壁一起沉寂。

顾子坤身躯一颤,整个软倒外地,算是捡回了一条命,至于这一身修为,肯定是保不住了。

王富强根本没有看他,转身走向白衣雪。

此刻的白衣雪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

王富强叹息一声,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件衣服,轻轻盖在她身上,却把她吓了一跳。

王富强柔声道:“没事了。”

白衣雪微微抬头,眼中充满了迷茫和恐惧,然后一下自地面跳起来,整个扑到王富强怀中:“师叔祖……”

接下来泣不成声,越哭越伤心。

王富强被她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直接整个呆在原地,抬手想要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几句,但手抬起之后却没有放下,也没有开口。

许久后,兴许是白衣雪缓过神了,王富强才开口道:“能不能先把衣服穿上?还有,这衣服是我的,还有还有,我身上这件也被你弄得梨花带雨,这些都得算在你头上,回到蕴灵门要算账的。”

不说这句话还好,一说这句话,就把白衣雪惹到了,一把将王富强推开,力道极大,以至于直接将王富强推到在地,大骂道:“钱钱钱,就是因为钱,要不是你,我们就不会来捉鬼,就不会……你,都是你,王富强,你个王八蛋,我恨你!”

王富强本就是强弩之末,被她这一推,顿时吐出一大口鲜血。

这才一天时间,这血就论碗不断吐,王富强都不知道自己还能吐几次。

看到这一幕,正准备转身的白衣雪整个愣住了。

王富强便索性坐在地上,实在没那个力气站起来了,开口道:“是你们自己不知道天高地厚,要逞强,出了事却怪在我头上,哪有这样的道理?大姐,拜托,我是病人,刚刚从床上下来,这一天都吐了七八碗血了,连口水都没喝,就赶了过来,总算把你救了下来,也没指望你能感激,但你也不至于让我再吐一碗吧?再吐,就真没血可吐了。”

白衣雪冷哼一声。

王富强指着一旁的顾子坤,继续道:“还有这小子,真不知道老子为什么要救他?”

王富强确实有些想不明白,他先前明明是已经下定决心要杀了顾子坤的,但那一剑落下之后,竟然临时改了主意,就好像那时候的自己已经不是自己。

在顾子坤发出求饶的那一瞬间,他突然看到了一些根本不是他应该看到的东西。

比如那一剑,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一旦施展,王富强根本不可能将其停下,甚至都不能控制这一剑的威力,但就在刚才那一瞬间,王富强却能够轻松制止。

比如附身在顾子坤身上的邪灵,以王富强现在的修为,根本不可能感受到它的存在,但就在刚才那一瞬间,王富强却能清晰的看见,并能将它与顾子坤分别出来。

刚才那一瞬间,王富强就像进入了一种很奇妙的境界,以至于让他觉得先前那个他根本不是他自己,又似乎那个他才是真正的他,似乎那些东西就一直沉睡在他的大脑之中,只不过在那一瞬间突然苏醒过来一般。

如梦似幻,亦真亦假,来源于那沉睡了数万年的记忆。

千军之前那一剑,让王富强彻底突破极限,就像是一把钥匙,给王富强开启了一扇崭新的大门。这也是他当时明明已经疲惫不堪,却又为何无法睡下的原因。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王富强才在最后一瞬间,放弃击杀顾子坤,放弃御雷真诀,选择寂灭指的原因。

因为那一瞬间,不论是斩杀那只邪灵还是救下顾子坤,对王富强来说,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所以他就那样做了。

当然,这其中最重要的便是王富强身体中还未泯灭的人性,一种作为人的道德。

先是沉睡了数万年,一觉醒来,所见所闻,皆是妖,然后又亲眼见到这个时代的残酷和无情,于是回到人间之后,他便觉得自己应该比所有的人更加残酷,更加无情,特别是杀过人之后,对于他人的生命,王富强更是不再有尊重和敬畏之心。

刚才那一瞬间,那种对生命的敬畏之心就像是突然被唤醒了一般,所以哪怕明知道会遭受反噬,哪怕他很不喜欢这个顾子坤,王富强还是选择放弃了御雷真诀。

王富强在地上坐了一会,感觉身体已经恢复了一些力气,便慢慢的站了起来,而所有的人也都陆续走到王富强身边。

这一战,伤亡惨重,比当初面对白剑门的时候死得更多,也伤得更惨。

蕴灵门四人,顾子坤捡回了一条命,但修为尽失,根基全毁,此生算是再无仙缘。

郭铭挨了顾子坤一剑,好在没有伤及要害,并无性命之忧,但不休息个十天半个月,根本不可能恢复如初。

白衣雪没有受伤,但心灵怕是遭受了重大的打击,恐怕今后都会留下心理阴影,甚至很可能影响到她的道心,关键还是要看白衣雪自己道心够不够坚定。

高成功伤势也不轻,但相对于顾子坤和郭铭,要好很多。

剩下就是那些江湖高手,跟白剑门一战,原本还剩二十人左右,如今能够站着的,已不过七八人,而且都受了重伤。

不论是对蕴灵门还是对这些江湖中人来说,这完全是一场无妄之灾。

王富强看着这些人,开口道:“先回客栈。”

说完当先向着客栈走去,众人便急忙跟着,这一路上,王富强脸色沉重,一句话也没说,其他人就更不敢开口。

客栈中,所有人全都站在王富强身前,耷拉着脑袋,等待着这位年轻师叔祖的责罚。

王富强开口道:“今天这件事,不论是谁的主意,我都不会追究责任。一来,我虽然是你们的师叔祖,但你们的事情,我确实管不着,也不想管;二来,你们也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不管代价高低,我觉得确实都已经足够抵消你们的责任。但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因为这件事,得到深刻的教训。”

他看着顾子坤,开口道:“特别是你,吃的亏也不少了,早他娘跟你说长点记性,偏不听,现在这样,也算是你咎由自取,能留下一条命算不错了,就别指望谁会同情你。四个人中,数你修为最高,实力最强,别人都没被附体,就你被附体了,什么原因,你自己比谁都清楚。以后的路你就别跟着了,自己回蕴灵门,至于以后能不能继续留在蕴灵门,是你那位师尊王静玄的事情,跟我没有关系。”

顾子坤想说话,却无话可说。

王富强补充道:“若是这次你还不长记性,下一次你这条小命,就真保不住了,不是谁都跟你师叔祖我一样,心怀慈悲心肠。”

王富强看着郭铭,接着道:“郭铭也回蕴灵门。”

他看着那些江湖强者,继续道:“至于你们,也走吧,若是愿意,可以将他们二人送回蕴灵门。”

众人一愣,那位领头的汉子开口道:“丧失战斗力的人离开,我没意见,可我们明显还能战斗,而且我们的任务是将你送到白剑门……”

王富强直接打断道:“此去白剑门已经不远,而且这件事回去我会跟王静玄说清楚,放心,他不敢责怪你们。这一路上,你们死的人已经够多了,能多活一个,总是好的。”

这汉子一愣。

那位明明是女人,却叫“朱九”的妇人开口道:“公子的心意我们领了,但有些事情,并不是公子所理解的那么简单。所以哪怕我们这些人只剩下一个,也定要将公子送到白剑门去。至于顾公子和郭公子,可以让两个受伤之人护送回蕴灵门。”

王富强微微皱了皱眉,叹息道:“既然你们坚持,我也不能多说什么。”

说完他看着白剑门众人,继续道:“还有谁想回去的,都可以回去。”

众人面面相觑,也没有一人站出来说要走。

王富强接着道:“我有种感觉,接下来的路,肯定会更加危险,这一次顾子坤能活着,是运气,可不是谁都有这样的运气。”

高成功开口道:“不到白剑门,绝不回头!”

所有人便跟着道:“不到白剑门,绝不回头!”

王富强点了点头,开口道:“既然如此,那就明日一早动身,经过今晚的事情,我们的行踪自然已经暴露,那就一鼓作气,直接赶往白剑门。我到要看看,他白剑门到底有没有能耐把我王富强这条命留下。”

所有人顿时觉得心潮澎湃。

翌日。

郭铭和顾子坤返回蕴灵门,由两名江湖强者护送,王富强也是带着剩下的人,先去了一趟县衙,讨要那一万赏金。

死伤那么多人,总不能让别人捡了便宜。

县衙这边磨磨蹭蹭,弄了一整个上午,又是派人查验,又是确定身份,直到中午才将一万元石送到王富强手中。

这一次,王富强却没有因为这一万元石而显得有多高兴,毕竟这一次付出的代价,确实有些沉重,特别是对于那些江湖中人来说。

拿到钱之后,众人便不再停留,离开观澜城,继续北上,前往白剑门。

这一次,王富强并没有选择隐藏身份,毕竟之前换装隐藏,结果还是被白剑门找到了,由此可见,他们的行程早已被白剑门掌握。

所以王富强打算来一次硬的,想看看王静玄暗中究竟还安排了多少人,也想借着这一次白剑门之行,彻底震慑接下来那些宗门,否则像现在这样无休无止,先不说能不能保住性命,等将所有的供奉拿回,怕是不知道还得多少年,不知还得死多少人。

而在王富强等人离开观澜城前往白剑门的时候,白剑门却提前来了两个人。

白剑门掌门在知道那位长老被王富强斩杀之后,便决定不再跟王富强硬碰,之后听到王富强一剑让千军辟易,还镇杀了观澜城邪灵,便干脆直接让门中准备供奉,甚至连说辞都已经想好。

不管白剑门最后归属到哪个势力之下,为了几千枚元石跟蕴灵门闹翻,确实不是明智之举,先前是因为有太极门的授意,试探那个王富强的深浅,可太极门却没有给出明确的说法,也不曾让白剑门归属到太极门门下。

也就是说,就算是太极门,对蕴灵还是存在忌惮的,不好真跟蕴灵门闹掰,而他们白剑门,不过是被当成了一颗棋子而已。

可现在,蕴灵门众人还未到,玄阳宗的强者却先一步到了,一下让这位老掌门脸色有些沉重。

若是来任何其他宗门的强者,这位老掌门都不会觉得奇怪,但现在来的,却是距离此地最远的玄阳宗,这就让他有些想不明白了。

可想不明白归想不明白,人家既然已经来了,就不能不见。不仅要见,还得亲自出面迎接,因为这人自称季长河。

季长河这三个字,在整个剑气山河修真界,就没有人不知道的。

老掌门亲自领着门中长老出门相迎。

除了季长河,还有个青年,虽然都是玄阳宗人,但穿的服饰跟玄阳宗的服饰却完全不同,虽然也绣着金色太阳图案,但却是一身雪白。

整个玄阳宗,能穿这个颜色的,除了季长河,就只有他那位弟子,小剑神李继开。

传闻这位小剑神是长河仙人找遍整个剑气山河才找到的剑道天才,是最有望能够离开剑气山河前往新世界的人物。

当然,这也只是传闻,具体是不是真的,恐怕就算是长河仙人,也不敢保证,毕竟曾经也有人说王静玄能离开剑气山河,但最终没能踏入那一个层次。

倒是蕴灵门那位无极老祖曾经踏出过剑气山河半步,只可惜也仅是半步而已,随着在大战中重伤,剩下的半步,就成了他这辈子都无法逾越的鸿沟,直到死去。

整个剑气山河都知道,不是这位老祖宗迈不出那剩下的半步,而是因为这位老祖宗的时间已经到了。

也是从这位老祖宗之后,整个剑气山河除了外来的谪仙人,至今无人可以离开剑气山河。所以人们并不觉得这位玄阳宗的小剑神,能比蕴灵门那位老祖宗还要厉害。

而从这位蕴灵门的老祖宗和长河仙人来看,人们都觉得要离开剑气山河,飞剑的数量,取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作用,三把,是最低要求。

整个剑气山河至今,除了外来的谪仙人,几乎很少有人能同时拥有三把本命飞剑,更别说四把,而且就算是谪仙人,也最多只能孕育出四把,所以当王富强凝聚出五把飞剑,自然就震动了整个剑气山河。

所以很多人都觉得,这个王富强不仅可以自己离开剑气山河,甚至很可能带着其他人一起离开剑气山河,这才是各大宗门拼命争夺王富强的原因。

而这种争夺,也仅限于六大宗门,换了其他宗门,就算抢到,也保不住,蕴灵门如今的情况,就是最好的证明。

白剑门老掌门确定对方的身份之后,急忙行礼道:“白剑门第五代掌门冷明远,拜见长河仙人。”

季长河笑着道:“老掌门不必多礼,我这次来,只是刚好路过,听闻白剑门想脱离蕴灵门,却苦于没有门路,所以想帮老掌门一把。”

冷明远微微皱起眉头,一脸疑惑。

季长河继续道:“老掌门是聪明人,自然知道在整个剑气山河,真正靠得住的,只有长河仙人所在的玄阳宗。如今蕴灵门虽然出了一个王富强,但终究还太弱小,又不懂得韬光养晦,身死道消,不过是早晚的问题,这样的情况,剑气山河的历史上也不是没有。”

冷明远点了点头。

确实,剑气山河出现过不少谪仙人,但能够活下来的却很少,因为这些谪仙人一旦出现,就会成为香饽饽,你家争,我家抢,最后就莫名其妙的死了。

季长河继续道:“而且剑气山河万年以来,从未同时出现过两位谪仙人,如今的剑气山河已经有我季长河,我自然不可能让王富强成长起来,这一点,老掌门想必清楚得很。”

冷明远眉头皱得更深。

确实,这位长河仙人绝不会允许王富强成长起来,然后威胁到他在剑气山河的地位。以这位长河仙人的手段实力,要杀王富强,别说如今蕴灵门只有一位王静玄,就算是无极老祖还在世,也不见得可以阻挡。

这也就是说,不论王富强有多强的天赋,都绝不可能成长起来,那么就蕴灵门现在的情况来看,若是再损失王富强,必然不可能再照拂远在千里之外的白剑门。

脱离蕴灵门,势在必行!可要离开,自然就要找个更强大的势力依附,只有这样,才能震慑住那些敌对势力,也才能防止蕴灵门的报复。

这样看来,玄阳宗确实是最好的选择,可他并不觉得玄阳宗会这么好心,会跑到这里来帮他们,毕竟对于玄阳宗这样的大宗门来说,根本就看不上他们这些三流宗门每个月的那点供奉。

冷明远并没有说话,继续等着这位长河仙人的下文。

果然,季长河继续道:“玄阳宗不仅可以照拂白剑门,还能帮着白剑门迁到南边,找一个更好的宝地开宗立派,不出十年,在玄阳宗的扶持下,白剑门必然可以跻身剑气山河二等宗门。”

听完这句话,所有人全都一脸震惊,双眼放光。

这个条件,对整个白剑门来说,诱惑力确实太大了。

这话别人说出来他们或许不信,但既然是长河仙人季长河说的,他们就不能不信。

冷明远直接问道:“玄阳宗不可能平白无故帮助白剑门,不知长河仙人想让白剑门做什么?”

季长河笑着道:“白剑门竭尽全力,斩杀王富强。”

所有人全都皱起眉头,陷入犹豫中。

季长河继续道:“你们之前不是已经做了?怎么现在反倒迟疑了?难道你们觉得这个王富强会轻易就放过白剑门?别忘了,清河宗可是前车之鉴,这个王富强,本座还算熟悉,手段心肠,就算跟本座相比,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微微一笑,继续道:“我敢说,若是让王富强进入白剑门,白剑门最少也得伤筋动骨,弄不好,在场之人怕是都很难活下来。”

冷明远直接问道:“长河仙人为何不自己动手,以长河仙人的道法,要杀一个王富强,不过是弹指间的事情。”

季长河点了点头,笑着道:“就是太简单了,所以没意思,而且到了我现在这个位置,一举一动,都有人看着的,你们白剑门出手,比我自己出手要好很多。相对于出手杀掉一个王富强,和扶持一个三流宗门,本座更愿意选择后者。”

冷明远点了点头,说道:“确实。”

季长河继续道:“所以白剑门如何选择?这样的机会,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有。本座正好准备离开剑气山河一段时间,所以老掌门最好能快点做出决定。”

冷明远陷入思索,开始权衡利弊。

半晌后,他点头道:“只要长河仙人能兑现承诺,白剑门必然竭尽全力,将王富强斩杀于山门之前。”

季长河直接拿出一块玉牌,笑着道:“凭着这块令牌,只要到了南边,可以任意调动玄阳宗附属势力,这样的诚意,我想应该够了。”

冷明远接过令牌,看了一眼之后,对着那些白剑门长老点了点头。

季长河直接转身道:“那本座就在玄阳宗静候佳音了。”

说完,直接凌空而起,御剑而行,那名小剑神也紧跟其后,一起离开白剑门。

云海之上,季长河御剑而行,走在前面,他那位弟子跟在身后。

从离开白剑门到现在,这位小剑神都是一脸的疑惑,此刻不由得开口问道:“师父,不就是一个王富强吗,您为何不直接出手,反而要白剑门这样的势力帮忙?”

季长河笑着道:“王富强是好对付,但别忘了他背后还有一个王静玄。这位蕴灵门掌门,既然敢让王富强离开蕴灵门,想必是做足了准备的,弄不好就是在等着我,上次我在蕴灵门遇上那位,直到今天,我也没想明白他跟蕴灵门究竟有什么关系。”

小剑神皱眉道:“就是那位从其他世界来的强者?”

季长河点头道:“这位老前辈,才是真正的神仙人物,说到底,还是你们剑气山河太小了,所以为师才时常跟你说,一定要努力修行,争取离开剑气山河。只有走出剑气山河,你才会知道,原来外面的世界这么大。”

小剑神点头道:“弟子一直谨记师父教会,一刻也不敢忘怀。”

季长河点了点头,接着道:“蕴灵门如今虽然落寞,但毕竟是剑气山河最久远的宗门,很多底蕴还没展现出来,这次正好借着这些宗门势力,试探一下蕴灵门的底蕴,能杀了王富强最好,就算杀不了,蕴灵门也会元气大伤,玄阳宗今后要覆灭蕴灵门,自然也会容易很多。”

小剑神点了点头,继续问道:“师父真有把握能将所有人都带出剑气山河?”

季长河点头道:“元央界那位老前辈已经说了,只要玄阳宗能整合六宗,就能离开剑气山河,所以为师需要你的帮助。”

小剑神点了点头:“弟子绝不会让师尊失望!”

季长河笑了笑,接着道:“我们还得去一趟五云山,就王富强现在展现的实力来看,以白剑门的实力,很难对他造成威胁,更何况他身后或许还有不少强者藏在暗中。”

小剑神问道:“弟子一直很好奇,师尊如何知道他一定会离开蕴灵门,又为何知道他一定会经过观澜城?”

他确实觉得奇怪,他们到这里已经有好几个月了,观澜城那只恶灵,正是这位师尊当初放出来的。当时他并不知道,以为师尊是想用这支恶灵炼至什么至宝,直到蕴灵门那些人出现,他才知道师尊放出这支恶灵,竟然只是为了对付王富强,一个传闻跟师尊一样来自其他世界的谪仙人。

季长河笑着道:“有些事情,等你到了一定的程度,是可以推演出来的,这不算什么难事。你们剑气山河信奉剑道,不过是因为剑气山河自身的剑道规矩,但有些人是可以打破这个规矩的,比如我,比如王富强。当然,你不算这一列,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整个剑气山河的剑道传承,几乎大半都落在了你的身上,这算是好事。”

小剑神一愣,不解道:“请师尊明示。”

季长河笑着道:“在本座眼里,整个剑气山河扛得起剑道传承的,一个是蕴灵门那位无极老祖,一位是蕴灵门现在的王静玄,还有一个就是你。蕴灵门那位老祖占据的气运最多,死了之后,这些气运却散于天地,我当初用了些手段,想将一部分转嫁给你,只可惜还是小看了剑气山河的规矩,也小看了蕴灵门的气运,特别是小看了这位无极老祖。”

“总的来说,他那份气运,一丝都没有落到你的头上。这几个月,本座一直在剑气山河寻找,可惜并未找到,直到前不久看到那个小子……”

小剑神打断道:“那个叫孤独虚诺的家伙?”

季长河点了点头,笑着道:“在他身上,最起码继承了那位无极老祖的七分气运,未来成就,就算跟你相比,怕是也不相上下。”

小剑神皱眉道:“那还有三分呢?”

季长河叹息一声,说道:“在江湖。这些蕴灵门的家伙,明明是宗门巨头,却总怀着几分江湖气,否则蕴灵门也不至于落到如今这步田地。”

小剑神摇头道:“我觉得江湖气没什么不好,你看王静玄,不就因为走过一次江湖,才有那么多江湖人愿意为他去死?”

季长河一愣,点了点头,笑着道:“只可惜,终究是无用之功,在天道面前,所有的江湖侠气,不过是多死一些人罢了。”

小剑神似懂非懂,点了点头。

季长河继续道:“除了这个孤独虚诺,你还要注意一下蕴灵门那个高成功,在这小子身上,笼罩着一层连我都看不透的东西,身后应该有一个高人,弄不好就是当初出现在蕴灵门那位。”

小剑神一愣,然后点了点头,问道:“王富强那个徒弟呢?”

季长河摇头道:“江湖人,不用在乎。”

小剑神“哦”了一声,但脑海中却浮现出你那个叫张剑湖的孩子,怎么也挥之不去,很奇怪的感觉。

季长河突然停下身影,眯眼道:“或许,我们可以把太极门也拉进这盘棋局之中,还有雪云国皇室……”

小剑神一愣,然后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对于自己这位师父,他从来没有任何怀疑,只要是他想做的事情,就没有做不成的,什么太极门,什么悬空寺,什么白烟楼……在世人眼中,是六大宗门,是不可撼动的高峰,但在自家师尊眼中,不过是一颗颗棋子罢了。

因为在自家师尊眼里,有更大的世界,而且他确实见过那样的世界。所以他这个做徒弟的,也想去看看那样的世界……

……

王富强等人一路北上,并没有遭遇任何阻拦,不论是白剑门修士还是雪云国的士兵,一个都不曾出现。可越是如此,王富强就越是觉得心里不安。

这段时间他一直在想,总觉得观澜城的事情有些奇怪,可哪里奇怪,却又理不出一个明确的头绪出来。

以那只邪灵的凶残程度来看,既然已经出现在观澜城两个月有余,不可能只伤那么几个人。而且这只邪灵虽然厉害,但并非真的不能收服,附近那么多修仙门派,随便一个宗门都能将其灭杀,但这些宗门却不为所动,就好像根本不知道。

这对于整天喊着除魔卫道的修仙宗门来说,是完全不正常的。

而且王富强在千军之前那一剑之后,脑海中凭空多出了很多东西,让他能看到一些以前看不到的事情,他就越发觉得这一切事情的背后,似乎有一只手在推动着,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他脑海中总是会浮现出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时,将自己推下界河的那个老头。

这么多年,王富强其实很少想起他,特别是离开妖族天下,进入剑气山河,怎么也没找到那个老家伙之后,王富强便认定他已经死了,也就不再想起,可最近这几天却频繁想起,莫名其妙。

此刻,距离白剑门已经不过一百里,走在前面的王富强突然停下脚步,因为前方有一条河。

王富强走到河边,蹲下去,河水清澈,能将他的容貌身形倒映在河水之中,他双手合并成一个碗状,掬水而饮,然后问道:“还有多远?”

朱九拿出地图,看了一眼之后回道:“应该不足一百里了。”

王富强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在此休息一下,我总觉得白剑门不会这么轻易屈服,弄不好一会就会有一场硬仗要打。”

孤独虚诺开口道:“先说好,到了白剑门我就离开,至于你们要跟白剑门把酒言欢也好,要大打出手也罢,都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

王富强看着他,笑着道:“就你那点修为,反正我也没指望你能帮忙。”

孤独虚诺撇嘴道:“激将法对我没用,我就是个江湖散修,不像你们这些宗门子弟。你们跟白剑门死磕,事后白剑门也不敢去蕴灵门找你们麻烦,我不一样,弄不好半夜就给人偷摸着宰了,最后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王富强呵呵笑道:“你可以来蕴灵门啊,到时候我委屈一些,把你收做弟子,那你就跟王静玄同辈了。怎么样,是不是很赚?”

孤独虚诺不屑道:“我孤独虚诺可是要成为剑神的男人,做你的徒弟?你想得倒美。”

王富强“呵呵”一声。

孤独虚诺冷哼道:“爱信不信。”

王富强笑着道:“信信信。”

王富强继续问道:“怎么?看上太极门哪位仙子了,需不需要你大哥我帮你把控把控?若是长得好,大哥我不介意吃亏先给你试试毒,若是长得不好,大哥我就给你说说媒,不是大哥我吹牛,就我这口才,保管比天上的月老还管用。”

张剑湖这时候插嘴道:“月老是谁啊?”

王富强随口回道:“传言中掌控着人间姻缘的一个老人,他手中有一根红线,一头拴在男人的手上,一头拴在女人的手上,那么这两人不论经历怎样的苦难,最终都会走到一起。所以又叫千里姻缘一线牵。”

张剑湖点了点头,感叹道:“真厉害!”

姓柳的蕴灵门女弟子皱眉道:“师叔祖,你说的是真的?我以前怎么没听过?”

王富强点头道:“当然是真的,我有必要骗你们吗?”

这名女弟子点了点头,仰头望着天上,似乎在想着那位老人家会把自己的一头拴在谁的身上。她可不求对方是跟师叔祖这样的谪仙人,只要跟师叔祖差不多就行了。

白衣雪翻了一个白眼,她百分百的肯定,这位师叔祖又开始胡扯了。

谁知王富强竟是说道:“以前我其实也不信的,但来到你们这个世界之后,我发现很多事情好像还真的存在。我就想啊,如果以后真修炼成了神仙,就去找这老头,让他把所有女人的红线全都拴在我身上。哈哈哈哈……”

说着,他竟是疯狂的大笑起来,似乎是想到了那种事情的可能性。

所有人满脸错愕的看着这位年轻师叔祖,然后不由得在心中感慨一句,不愧是谪仙人……

王富强看着白衣雪,说道:“你说我们两个之间,会不会有一条线?你看,在妖族天下,我两次都遇上了你,来到剑气山河之后,偏偏又被王静玄带到了蕴灵门,如今更是一起下山收债,一起斩妖除魔,这不就是缘分嘛。”

白衣雪皱眉道:“请师叔祖自重。”

王富强撇了撇嘴,说道:“自重个屁!只要你答应,这师叔祖的称谓,我随时都可以不要,难道蕴灵门还能强迫我不成?”

所有人满是难以置信的看着王富强,就连白衣雪也满脸的震惊。

王富强继续道:“白衣雪啊白衣雪,真不是我说你,你天赋或许真的不错,但这眼光真不咋地。你之前肯定觉得你那位大师兄就是这天底下最好的男子了,什么都想着你,什么都向着你,可结果呢?”

说到这里,他冷笑一声,看了白衣雪的胸脯一眼,继续道:“就差一点啊,要不是我及时出现,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所以你还欠我一声谢谢。”

说完,王富强直接站起来,继续道:“好了,继续赶路吧,希望王静玄那老王八蛋真留了后手,否则此行白剑门,就真是生死不明咯。”

说完直接走上石拱桥,其他人便继续跟着。

白衣雪或许是震惊于王富强的言语,竟是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自然也就落在了队伍后头。

那位姓柳的女弟子也放慢脚步,走在白衣雪身边,笑着道:“真羡慕白师姐,师叔祖竟然愿意为了你,连师叔祖的辈分都可以舍弃。师叔祖要是这么对我,就算是死,我也觉得值了。”

白衣雪沉声道:“休得胡说,咱们可是修行中人,自当秉持宗门戒律,他……本就是个无赖。”

“砰!”

前方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接着整个桥面直接剧烈颤抖起来,然后偌大的桥身直接从中断开,接着一个庞然大物自水中冲天而起,盘旋而上。

水汽蒸腾,无数水柱冲天而起,整个河中的水似乎都被某种强大的力量驱使一般,完全离开河床。

石桥开始塌陷,一块块巨石不断落入河中,所有人也都跟着坠落下去……

最新小说: 我的心中有福田 修仙:曹贼的秘密榜单 西游:我为唐僧,只求速死! 修罗神帝 如水剑道 西游:我是妖王 极道之天皇 洪荒:神级选择!开局收了祖龙! 玄沧传说 我法海就是要西天取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