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察冀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界刁民 > 第六十五章 先打大师兄,再抢小师妹

第六十五章 先打大师兄,再抢小师妹(1 / 1)

第六十五章 先打大师兄,再抢小师妹

看着王富强被游洞箫逼退,所有人不由得连连摇头。这才是真正的差距,一个有本命飞剑,一个没有本命飞剑,怎么可能胜出。

王富强却皱着眉头,因为从来都是他不讲规矩,没想到这次竟然是对方先不讲规矩。

既然如此,那就真不能再讲什么规矩了。

王富强心思转动,只见一道光芒悠然冲出,然后撞在那把飞剑之上。

如此一来,王富强后退的身体直接停住,而在他面前,那柄跟游洞箫飞剑对峙的重剑也被一柄雪白色飞剑取代,且这柄飞剑还在不断暴涨,瞬间就已经超过游洞箫那柄飞剑,开始压制着游洞箫那柄飞剑不断后退。

整个四周,所有人瞪大眼睛,满是难以置信的看着那个吊儿郎当的家伙。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家伙竟然真的能跟太极门的大师兄对剑而稳居上风。

然而下一刻,所有人都彻底被震撼得无以复加,因为那个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家伙,不仅只有一把飞剑,而是五把!

只见王富强压制住游洞箫的飞剑之后,竟是直接同时祭出剩下的四把飞剑。四把飞剑几乎同时出现在游洞箫周围,相互共鸣,形成一个强大的场势,直接将游洞箫镇压在地。

游洞箫根本来不及反应,也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直接被四柄飞剑彻底镇压,双膝直接压得街上的石板不断下陷,然后裂开。

而游洞箫那柄飞剑失去了游洞箫的牵引,瞬间恢复原形,直接落在地上。

没了飞剑抵御,王富强那柄飞剑“一气”直接带起一道流光,出现在游洞箫上空,轰然落下。

“休得放肆!”

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一道人影瞬间出现在游洞箫身边,双手快速结印,一柄飞剑凭空出现,直接撞向上方的五把飞剑。

王富强眉头一皱,冷哼一声,右手往上抬起,猛然向下一扯,五把飞剑同时砸下。

“轰隆!”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整个街道瞬间被气浪淹没,一些修为不高之人甚至都没来得及反应,就直接被掀翻在地。

王富强站在街道中央,双眼盯着前方弥漫的尘土,面容冷峻。

他并没有真要下杀手的意思,只是想给这位太极门大师兄一个教训,免得这家伙以后没完没了,但那位太极门长老的出现,让王富强心中有些不爽,所以下手不由得狠了一些,但还是留了余力。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盯着场中,都想知道太极门这两位到底是死是活。

尘埃缓缓落下,两人的身影也渐渐浮现在所有人眼中,那位太极门大师兄依旧跪在地上,头发散乱,身上衣裳破碎,嘴角还带着鲜血。狼狈至极,也凄惨至极。

在他面前,那位太极门长老脸色苍白,身上落满了尘土,身上衣袍多处破坏不堪,脸色阴沉得吓人,同时眼中充满了凝重。

先前那一剑,明显是王富强留了手,否则他就算能够活下,游洞箫怕是也得当场死绝。这一点,他毫不怀疑,因为刚刚他就亲自面对那一剑,所以比谁都清楚这一剑的可怕。

王富强看着两人没事,松了一口气,开口道:“看来太极门的四象剑也不过如此嘛,就这样还想让我去太极门?”

那位长老冷哼一声,开口道:“我等这次来,虽然是请你,但并不需要你是否答应。”

话音落下,剩下那几名太极门长老也都同时上前。

一共六人,刚好将整个街道堵死。

白衣雪等人也上前一步,护在王富强身前,如此两宗人马便对峙起来。接着又有六人走了出来,一样站在王富强身前,正是那六个江湖强者。

孤独虚诺并没有站出来,而是依旧站在酒楼的屋檐下,看着前方的吴纤灵。

原本只是两人的对决,现在变成了近二十人的对峙,整个街道上顿时变得有些剑拔弩张,气氛也突然变得极为沉重,那些围观的人们也都屏住呼吸。

他们直到现在都不知道这群人是什么身份,虽然那能够祭出五把飞剑的家伙确实很强,但这里是蕴灵门的地盘,在蕴灵门的地盘跟蕴灵门强者叫板,就算再厉害,肯定也讨不到什么好处。

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更何况太极门并不是什么地头蛇,而是在整个剑气山河都有着超然地位的六宗之一,且实力底蕴仅次于南边的玄阳宗,就算跟蕴灵门相比,也是不相上下。

有马蹄攒动,整齐有序,带着轰鸣之声,就像是平地起惊雷。

街道上竟是凭空出现了近百骑骑兵,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两根银色长枪,每个人都身披银色战甲,在黄昏里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街上之人仓惶避让,将街道让开。

满是疑惑的盯着这支气势惊人的骑兵,只见这支骑兵直接冲上前去,然后将街上所有人都围了起来,同时爆发出浓重的战意。

整个街道瞬间就被堵得水泄不通,以王富强为中心,然后是蕴灵门六名弟子,接着是那六名看起来实力同样不俗的江湖中人,再往外,就是太极门那些长老,最后是这支凭空出现的骑兵。

加起来一共有四方势力,可以看出那些江湖强者是跟王富强站在一起的,但最后出现的这支骑兵,却没人知道他们是来帮谁的。

太极门这些长老面色越发沉重,先前被王富强一剑弄得有些狼狈的那位长老开口问道:“你们就是传闻中的那支雪狐军?”

领头的将领笑着道:“雪狐军杜忠贤,见过太极门五长老。”

老人眯眼道:“看来传闻说的没错,王静玄把你们留在雪狐山,就是为了对付太极门的,只是没想到一个白剑门,竟然就把你们牵扯出来了。”

杜忠贤笑着道:“五长老这般说,就太看得起雪狐山了,我们只是负责收集一些情报而已,可真不敢往自己脸上贴金。”

这位太极门五长老点了点头,脸色显得越发阴沉。

这就说明,在雪云国除了雪狐军,还有其他针对太极门的势力没有露面。

这些对话,其他人自然都听在耳中,但在此之人大多数都是一些普通百姓,根本就不知道什么蕴灵门,自然而然就将王富强这些人当成了雪云国军武中人。

而一些知道蕴灵门的,则更加吃惊。

他们早听闻蕴灵门和太极门一直都有仇怨,如今蕴灵门弟子竟然跑到了太极门的地盘,那还不得打个天翻地覆?只是他们想不明白,为什么雪云国的军队会帮着远在千里之外的蕴灵门,反过来跟太极门作对。

这实在说不通。

太极门那位五长老继续道:“不过凭着你们这些人,要想拦住我们,似乎并不够,小小一个白剑门就已经让你们损兵折将,看来雪狐军也并非真如传闻中那么可怕嘛。”

杜忠贤笑着道:“诸位仙人要走,我等自然没有办法,但要想带着王公子走,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这位太极门的五长老一愣,然后点了点头。

确实,从某些方面来说,修行中人对上军中武夫,确实有着很大的优势,毕竟修士完全可以靠着自身术法,在远处进行拉扯,甚至可以驾驭飞剑进行攻击,而军中武夫就算再厉害,也不能离开地面。

所以一般而言,修行有成的强者就算面对千军万马,也等于是立于不败之地,因为这些神仙人物要想走,根本就拦不住。可若是这些神仙要想在万军从中取上将首级,可不见得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因为这表示着他们必须破开军中无数强者组成的防御,更别说是带着一个活着的人离开。

只是,对方现在并不是什么千军万马,而只有一百骑不到,真能阻止他们带走王富强?

他觉得不大可能。

王富强甩了甩有些昏昏沉沉的脑袋,低声道:“果然酒这东西就他娘的不能多喝。”

说完将左手中的重剑还给高成功,然后从白衣雪手中拿回那半截绣刀,扛在肩头后上前一步,皱眉道:“说完了吗?”

双方都是一愣。

王富强继续道:“老子真搞不明白,腿长在我自己身上,我想去哪就去哪,跟你们又有什么关系?”

杜忠贤笑着道:“保护公子是我们的任务,雪狐军就算全部战死,也不会有任何怨言。”

王富强皱了皱眉,沉声道:“随你们,命是你们自己的,你们要死,谁也不能拦着。”

说完他看着那些江湖强者,还没说话,领头的李喜成便笑着道:“我们也是一样。”

王富强最后看着蕴灵门那些人,没有说什么,最后点头道:“虽然这件事确实是王静玄让你们来的,但说到底还是因为我,所以今天不论你们是死是活,只要我王富强不死,这笔账以后我都会算在太极门头上。”

这句话出口,太极门众人全都皱起眉头。

这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只要今天开打,不论谁输谁赢,太极门跟王富强的仇恨就算是结下了。而他们这次来,是请王富强去太极门的,自然不敢对王富强真的出手,最起码绝不会伤及到王富强的性命。

这不止是威胁,也是在表明立场。

就算今日他们真把王富强带到太极门,日后王富强学成之后,一样还是会离开太极门,并且会跟太极门算账。至于王富强今后有没有那个能耐,他们一点都不怀疑。

毕竟谪仙人确实不是一般人,这一点,剑气山河历史上的那些谪仙人就是证明,如今玄阳宗那位长河仙人就是证明。

毫不夸张的说,只要这位长河仙人离开玄阳宗,玄阳宗就会从六宗之首瞬间掉回六宗垫底,甚至可能直接被挤出六宗,境况比起现在的蕴灵门,只会更加凄惨。

一个人,就撑起一个宗门,根本不是什么危言耸听,而是确确实实存在的事实。

如今这个王富强所展现出来的天赋,明显要在那位长河仙人之上,一旦真成长起来,别说一个太极门,就算是有着长河仙人坐镇的玄阳宗,也不见能就能讨到好处,若日后王富强真要算账,太极门不就等于是自掘坟墓?

看着众人犹豫,王富强暗暗松了一口气。

只要不打,一切都好说。这几天死的人实在太多了,他实在不想再看到有人继续死。

原本没有身边这些人,他不在乎跟太极门一战,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实在不行,大不了就是被他们抓到太极门,到时候就在太极门修行嘛,反正太极门也好,蕴灵门也罢,在哪修行不是修行。

所以他先前是想让这些人离开的,可他也知道,要想让这些人离开,比让太极门这些人离开还要更难,所以只能用这句话来吓唬太极门,彻底坚定立场,让太极门知难而退。

谁知吴纤灵突然道:“那就等你能跟太极门算账的时候再说,说不定等到那个时候,你早就已经忘记了呢。”

王富强看着吴纤灵,眉头紧皱。

都说红颜祸水,还真他娘的一点没说错。

他心中才有这个想法,白衣雪便冷声道:“就算今日我们全都死在这里,蕴灵门也绝不会善罢甘休。”

王富强眉头皱得更深了。

那位太极门五长老开口道:“既然王静玄都把你送上门来了,我太极门若是不收下,岂不辜负了王掌门的一番好意。在修行界,都是为了证道长生,哪有那么多深仇大恨,至于蕴灵门会不会跟太极门鱼死网破,似乎根本就不用去考虑,王掌门还没糊涂到这个地步。”

说完他看着白衣雪,笑着道:“早听闻白仙子天资卓越,既然来了,不如就一起去太极门看看吧,说不定白仙子到了太极门,就不愿离开了。”

白衣雪一想起有关太极门的那些传闻,不由得面色苍白,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

王富强看着吴纤灵,也开口道:“那正好,你们想把我们带到太极门,我也想把你们这位少门主带回蕴灵门,那就看看是你们把我抢了,还是我把你们这位少门主抢了。”

说完,身前再次出现五把飞剑。

既然已经非打不可,再说什么都已经是多余。

看到王富强的举动,杜忠贤直接命令道:“列阵,冲锋!”

那些骑兵直接向着那些长老冲去,有几名太极门长老,就冲出几名骑兵。

王富强觉得要想战胜这些太极门强者,不能只靠那些骑兵用命去换,毕竟这些人可以换掉白剑门那些长老,但不见得能换掉这些太极门长老,两者之间,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

所以在这些骑兵冲杀的时候,王富强也发动攻击,目标正是那位太极门少门主。

吴纤灵身份尊贵,只有将她控制,才有可能阻止这场战斗,才有可能少死一些人。

当然,王富强自己也很清楚,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且不说有这么多太极门强者护着,吴纤灵自身修为也不低,要将她斩杀或许不难,但要将她制服,难度并不小。

他现在对吴纤灵的心情,就像那些太极门强者对他的心情是一样的。

整个街道上,顿时剑气纵横,乱作一团。

太极门人数不多,但实力极强,举手投足之间,街道上就已经倒下了无数骑兵。

对于王富强他们不会下死手,但对于其他人,他们却毫不留情,好在蕴灵这些弟子还没出手,否则也会跟那些骑兵是一样的下场。

王富强要控制吴纤灵,太极门众人也想要控制王富强,所以王富强对吴纤灵出手,那些太极门强者也对着王富强出手。

只要吴纤灵和王富强两人其中一人先落到对方手中,这场战斗就会彻底结束,但偏偏两人身边都有人保护,一时间直接陷入僵持,那些骑兵就死的越来越多,整个街道上已经弥漫了浓烈的血腥味。

围观的人们已经不忍再看,全都向后退得远远的,生怕这场战斗波及到他们,一些个胆小的,甚至已经吓得全身颤抖,掉头远远跑开。

而随着一轮又一轮的不断冲杀,街道上已经倒下了三十骑,太极门这边也有两名长老负伤,一人重伤,虽然被其他强者护在中央,但若是不及时救治,恐怕就算能活下来,一身修为也算是彻底没了。

而王富强抓着这些太极门强者保护那位太极门长老的间隙,全力驱动五柄飞剑,同时杀向吴纤灵身边的五人,然后硬抗一名太极门强者的一剑,继续冲向吴纤灵。

看着突然出现在身前的王富强,吴纤灵一时间根本反应不过来,踉跄后退,但只是一步,就直接被王富强一把抓住肩头,然后往后一带,手中出现一柄散发着紫色剑气的飞剑,抵着吴纤灵白皙的脖颈。

激烈的战斗骤然停住,就像是时间在这一刻突然禁止。

王富强大口喘息,以至于手中那柄剑都跟着轻轻颤抖。

而随着他手中的长剑颤抖,那些个太极门强者的心也跟着颤抖,特别是一直没有动作的孤独虚诺更是肝胆俱裂,真怕王富强一个不慎,就上演一出辣手摧花。

如此一来,双方人马快速拉开距离,相互对峙。

太极门一方以那位五长老为首,除了那位重伤的长老,其他人并无什么大碍。蕴灵门这边以王富强为首,从原来的一百多人,在这短短的交锋之后,就只剩下三十个人不到,而且全都受了轻重不一的伤。

最新小说: 如水剑道 西游:我为唐僧,只求速死! 修仙:曹贼的秘密榜单 我法海就是要西天取经 西游:我是妖王 洪荒:神级选择!开局收了祖龙! 极道之天皇 修罗神帝 玄沧传说 我的心中有福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