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察冀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界刁民 > 第七十章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第七十章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1 / 1)

第七十章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王富强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下自地上跳起来,双眼死死的盯着孤独虚诺,凝重道:“不对,你到底是怎么找到我的?我敢说我真要躲,就算是季长河那个老王八蛋,也没这么轻易就找到我,我可不觉得你比季长河那老王八蛋还要厉害。”

孤独虚诺一愣,打着哈哈道:“我肯定有我的办法。”

王富强眯眼道:“两个选择,要么自己说出来,要么我把你打到你愿意说出来为止。”

又是两个选择,之前这家伙在五云山也是给那位老住持两个选择,可结果呢?都不给对方选择的机会,直接就把那位老住持打得肝胆俱裂,神魂俱灭。

孤独虚诺真怕同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急忙道:“我说。”

他很快接着道:“上次你送我的那些宝物中,正好有一件追踪法宝,上次你跟那头蛟龙战斗的时候,我偷偷拿了你的一滴鲜血,所以……”

王富强眯着双眼,冷哼道:“狗日的,我就知道肯定有着猫腻。可没想到你竟然用我送给你的东西反过来对付我,这一点,你跟王静玄那老王八蛋还真他娘的是一丘之貉。”

说完他伸出手,沉声道:“拿来。”

孤独虚诺苦兮兮的道:“哪有送出去的东西还有收回去的。”

王富强呵呵一笑,理所当然道:“那也要看送出去的是什么东西,送给了什么人。”

他语气一冷,继续问道:“给不给?”

孤独虚诺真怕他又来个“两个选择”,急忙掏出一物递给王富强。

王富强接过之后,打量了一会,也没看出个所以然,看到一旁的舒秀秀,双眼不由得微微眯起。

他走到舒秀秀面前坐下,问道:“像这样的法宝,太极门肯定不少,吴沧海那老王八蛋会不会也……”

他虽然没有说完,但意思已经很明显。

舒秀秀摇了摇头,说道:“可行性不大,毕竟我自打到了太极门之后,极少离开,所以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王富强点了点头,稍稍松了一口气。

有了之前的事情,有了季长河的那些安排,他最怕的就是背后有人盯着,这万一又被太极门盯上,终究不是什么好事。

他将这件法宝收入储物袋中,继续道:“不管怎么说,还是早点离开的好,总待在一个地方,我还是觉得心里不踏实。”

之后三人开始向西而行,按照王静玄给出的名单,一个个宗门收债。说来也奇怪,有了白剑门的事情之后,接下来这些宗门就要容易很多,虽然也会有阻碍,但背后明显已经没有人布局。

当然了,蕴灵门如今大势已去,再加上太极门前不久大举讨伐蕴灵门,更是坚定了这些宗门要脱离蕴灵门的决心,一些知道王富强传闻的宗门还好,王富强来了之后,直接拿钱。一些并不知道王富强是谁的宗门,根本就不在乎这么一个扛着半截绣刀、吊儿郎当的家伙,只是结果可想而知。

很快,整个雪云国山上宗门就知道蕴灵门有一位年轻的师叔祖,扛着半截锈迹斑驳的断刀,下山为蕴灵门讨债,身怀五把飞剑,实力深不可测。

如此一来,受过蕴灵门照拂的各大宗门都人心惶惶,担心这个王富强会找到自家山门,所以提前将这两年的账目全部算得清清楚楚,就怕欠了蕴灵门什么不清不楚的账目,这倒是给了王富强很大的便利。

应该是确定那位长河仙人并没有继续在背后操纵,所以王富强也就没有像之前那般小心翼翼,而是大摇大摆的穿上了蕴灵门独有的服饰,也不再要求舒秀秀带着斗笠遮掩容貌。

路过山山水水,看着那些江湖中人看向自己时脸上露出的那种羡慕,让王富强很是享受。

总跟孤独虚诺说,所以啊,行走江湖,不仅要有超强的实力,还要又足够的钱,最重要的是要带着一个足够美的女人。

而在王富强逍遥快活,惬意江湖的时候,蕴灵门这边却笼罩着一层深深的阴霾。

若说上次各大宗门陆续来犯就已经是麻烦,如今太极门倾全宗之力讨伐,就真可能让蕴灵门面临灭顶之灾了。

而作为蕴灵门的弟子,此刻每个人脸上的表情却很复杂。

按理来说,两次宗门浩劫都是因为那个年轻师叔祖,这笔账本就应该算在那位年轻师叔祖身上,至于这位师叔祖抢回来的太极门少门主,更是应该直接交给太极门,以此来平息这场宗门大战。

可他们又担心将这位少门主交出去,那位师叔祖回来肯定会生气,甚至可能一气之下不回蕴灵门了,那他们投资在这位师叔祖身上的元石不就等于打了水漂?

所以他们觉得不管是为了太极门的威望也好,还是为了自己的元石也罢,这位太极门的少门主,决不能交给太极门带回。

于是陆陆续续有弟子将心中的想法告诉自己所在的师门,然后这些师门长辈们便也将所有弟子的意思禀报给掌门真人王静玄,这一下,当真是让王静玄大吃一惊。

他还以为这件事肯定会引起宗门动荡,所有弟子必然会将所有责任推到那位师叔祖身上,甚至不惜逼迫他这个掌门将那位小师叔逐出师门,现在看来,好像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啊。

只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什么也没做的王富强,会得到整个蕴灵门数万弟子的一致认可,甚至很多长老首座都愿意跟这位小师叔站在一边。

活了上千年,让他看不明白的事情很多,但最看不明白的,当属这件。

简直莫名其妙,毫无道理嘛。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毕竟是一件好事,至少那位小师叔确实得到了蕴灵门的一致认可,那么对他今后接管蕴灵门大权,就会相对容易很多。

然后王静玄竟是也意气风发,竟是将附近所有宗门全部调集起来,在蕴灵门四周形成了一道屏障,同时命令全宗备战,看这架势,是真要跟太极门拼个你死我活。

吴纤灵此刻的心情很复杂。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家父亲竟然真的会为了她,调集整个太极门所有势力跟蕴灵门开战,这对她来说,原本应该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可她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她比谁都了解自家那位父亲。

在那位吴掌门的眼中,自己这个女儿或许很重要,但绝不是最重要的,别的不说,光是在太极门,那位掌门夫人舒秀秀,就比自己重要很多,然后就是他心中的所谓大业,也比自己重要。

若说自家这位父亲为了那个掌门夫人跟蕴灵门开战,她不奇怪,可若说是为了自己,她是真一点都不敢相信,所以她觉得这其中,或许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秘。

所以她直接走出屋子,要求见王静玄。

王静玄原本忙得焦头烂额,听到吴纤灵突然要见自己,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不知道这位太极门少门主想做什么。

按理来说,蕴灵门确实没理由扣留太极门的少门主,于情于理,确实都说不过去,而且这种事情在剑气山河也从未发生过,可那位小师叔却做了,那么这件事,就关乎到了两个宗门,他作为蕴灵门的掌门人,就不能不重视。

一想到这些,这位老掌门不由得有些无奈,他甚至都不知道蕴灵门能不能撑到这位小师叔成长起来。

吴纤灵进入大殿的时候,王静玄正在整理一些门中资料,显得很用心,所以似乎并没有发现吴纤灵的到来。

吴纤灵进门之后,对着王静玄行了一礼,开口道:“太极门吴纤灵,见过王掌门。”

王静玄将手中的事物放下,转身笑着道:“少门主不用多礼,快请坐。”

吴纤灵坐了下去,似乎对王静玄有些敬畏,所以显得有些拘谨,开口道:“听闻我爹倾全宗之力,要讨伐蕴灵门?”

王静玄坐下,亲自倒茶,笑着道:“已经靠近蕴灵门了,不出三日,太极门数万剑修就会直指蕴灵门。看来吴掌门对少门主很是疼爱啊。”

吴纤灵微微皱眉,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问道:“王掌门打算如何应对?”

王静玄一愣,笑着道:“说起来,本座还真挺为难,按理来说,你是小师叔……且说是抢来的吧。如今小师叔没在,本座真不敢擅自做主,将你还给太极门,可于情于理,蕴灵门确实不应该将你留下。”

吴纤灵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开口道:“我觉得这件事肯定还有什么原因,我父亲绝不会因为我,就对蕴灵门宣战,所以想问问王掌门,是否知道些什么。”

她急忙道:“我没别的意思,只是不希望两宗真的开战,虽说太极门跟蕴灵门并没什么交情,但真要倾力一战,最终只会落个两败俱伤的下场,谁家也讨不到好处,反而白白便宜了玄阳宗,所以……”

王静玄依旧带着那慈祥的笑容,看着吴纤灵,笑着道:“所以少门主想阻止这一战?”

吴纤灵一愣,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纤灵自然没有这个能耐。”

王静玄却摇头道:“说不定还真有。”

吴纤灵一愣。

王静玄接着道:“其实这次你父亲之所以会如此兴师动众,除了你,确实还有别的原因,只是这个原因他不好传出去,才用你作为出征的理由。”

吴纤灵皱眉道:“什么原因?”

王静玄苦涩道:“我那位小师叔这次去北边,除了抢了你之外,还抢了一个人。”

吴纤灵突然瞪大双眼,满是难以置信的道:“难道是……”

王静玄点了点头,说道:“少门主冰雪聪明,应该已经猜到了。”

吴纤灵摇头道:“不应该啊,她从来都不离开太极门,甚至在太极门都很少走动,而且她的修为虽然不是很高,但王富强要想从太极门把她抢走,根本没有可能。”

王静玄笑着道:“要是这位掌门夫人愿意被我这位小师叔抢走呢?”

吴纤灵一愣,点头道:“我就知道那女人不是什么好人。”

似乎觉得这样的家事在一个外人面前说出来不好,所以微微一笑,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

王静玄就好像什么也没听到,接着道:“吴掌门这次来,明面上是要让蕴灵门交出你这位太极门少门主,其实真正的目的是不仅要蕴灵门交出你,还要交出那位掌门夫人,只可惜小师叔至今并未回来,那位掌门夫人自然也不在蕴灵门,这一点,少门主自然也清楚。”

吴纤灵点了点头,说道:“王掌门先前说我或许可以阻止这场战斗,是什么意思?”

王静玄笑着道:“若是本座没猜错,等太极门大军压境之时,吴掌门肯定会提出交涉,说到底,这场战斗,本座不想打,吴掌门也不想打,毕竟少门主都能看出来的事情,我们自然也能看出来。”

吴纤灵点了点头。

王静玄继续道:“到时候吴掌门肯定会提出跟本座单独谈,让本座交出少门主和那位掌门夫人,交出少门主倒是不难,可交出那位掌门夫人,就有些让本座为难了,毕竟本座就算再神通广大,也没法变出一个根本就不在蕴灵门的人出来,所以到时候希望少门主能够作证,说明本座那位小师叔并未回到蕴灵门,那位掌门夫人也并不在蕴灵门。”

吴纤灵点头道:“这个可以,只是这样,两宗就真的可以免去一场大战?”

王静玄摇了摇头,说道:“那就要看在吴掌门心中,到底是宗门大义重要,还是那位掌门夫人重要了。”

吴纤灵点头道:“我知道了,若是我爹真来了,还希望吴掌门带上我。”

说完起身告辞。

王静玄看着吴纤灵离去的背影,轻轻一笑,显得有些老奸巨猾。

三日之后,太极门数万剑修果然抵达蕴灵门,浩浩荡荡,遮天蔽日,同一时间,蕴灵门也万剑升空,两宗对峙,一场大战似乎在所难免。

一旦开战,将是整个剑气山河千年以来最大的一场宗门之战,届时波及的,可不仅仅是山下百姓,恐怕就连各大山下王朝都会收到波及。所以雪云国也好,白狮国也罢,都在密切的关注着这场战斗。

两个国家本就世代交战,从无休止,也从未分出真正的胜负,但这次这场宗门大战,将会带来天翻地覆的变化,特别是对于白狮国来说,将会是一场灭国的危机。

若是蕴灵门赢了还好,随着战斗持续,战场就会迁移到雪云国那边,可若太极门赢了,雪云国必然会趁势南下,皆是白狮国就真的只能亡国了。

说到底,世俗王朝就算再强大,终究还是肉体凡胎,在这些神仙人物的面前,还是太过弱小了,而且这种旷世大战一旦爆发,根本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结束,断则持续七八年,长则持续数百年,毕竟双方都有着几千年的深厚底蕴,特别是蕴灵门,牵涉的范围很广,就算是白狮国的军队中,怕是也有牵扯。

到那个时候,就真不是白狮国皇室可以操纵的局面了。

而随着太极门大军压境,果然跟王静玄说的那般,吴沧海真的提出了跟王静玄单独沟通的要求,而王静玄自然也带上了太极门少门主吴纤灵。

最后不知道这位少门主说了什么,这位太极门掌门竟然直接让太极门数万剑修返回,而且这位少门主竟然还主动要求留在蕴灵门。

很荒谬,但事实确实如此。

太极门倾全宗之力,浩浩荡荡飞了数千里,到了蕴灵门之后,竟然连打都没打,就又浩浩荡荡的返回蕴灵门,就像给整个剑气山河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

不过不管怎么说,两宗没有开战,还是让很多人松了一口气。

期待是一回事,真要打起来,可就是另一回事了。

毕竟这样的事情,以前也是有过的。往远了说,当初五宗联手对付白烟楼,那场大战持续了近三十年,整个剑气山河都笼罩着一层乌云,不论山上山下,不论宗门子弟还是江湖散修,不论王公贵族还是普通百姓,都苦苦的支撑了二十余年,一桩桩一幕幕,是有据可查的;往近了说,前不久各大宗门对蕴灵门发起讨伐,虽然最后只是以一种挑战的形式,但这一路上,死的人可曾少了,被殃及的人又何曾少了?

太极门之所以愿意退兵,并不像世人猜想的那般复杂,最主要的原因不过两个,一个是吴纤灵说她是自愿留在蕴灵门的,一个是那位王掌门又给那位年轻师叔祖挖了一个坑,交给了这位吴掌门一件本名物,白芷的一截枝丫。

这也就是说,吴沧海从今往后,就彻底掌握了王富强的行踪,自然也就掌握了那位掌门夫人的行踪。

只是这些事情,王富强并不知道,现在的他,还在带着那位掌门夫人,大摇大摆的行走在各个宗门之间,为那位老掌门辛苦收债。

他怎么也没想到,躲过了太极门,躲过了玄阳宗,最后却没能躲过王静玄。

这兴许就是所谓的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最新小说: 我的心中有福田 西游:我是妖王 我法海就是要西天取经 如水剑道 修罗神帝 玄沧传说 极道之天皇 洪荒:神级选择!开局收了祖龙! 西游:我为唐僧,只求速死! 修仙:曹贼的秘密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