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察冀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界刁民 > 第九十一章 不堪入目的谪仙之战

第九十一章 不堪入目的谪仙之战(1 / 1)

第九十一章 不堪入目的谪仙之战

季长河一剑之后,并没有继续出手,而是整个愣在原地。

他怎么也没想到,在剑气山河竟然有人能够接下自己全力一剑,他甚至都没发现这人是怎么出现的。

这女人先前所展现出的那种力量,已经超出了他能够理解的范畴,也就超出了地仙的范畴。这样的力量,本不应该出现在剑气山河才对,因为剑气山河的规矩,决不允许这样的力量存在,就算是那位老前辈,也仅是利用了剑气山河本身的规矩而已。

王富强一下从地上爬起来,将舒秀秀抱在怀中,检查她身上的伤势,这一看,差点崩溃,因为舒秀秀体内的生气正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流失着。

王富强茫然无措,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

同一时间,那位老人直接出现在王富强身边,先是看了王富强和舒秀秀一眼,然后抬手掐了一个印结,对着舒秀秀轻轻一按。

做好这一切之后,他开口道:“放心吧,死不了。”

王富强看着舒秀秀的生气确实停止了流失,瞪了这老家伙一眼,然后抬头看着天际那高高在上的季长河,双眼血红。

“王八蛋!”

三个字出口,他身体一下冲天而起,竟是直接向着季长河冲去。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风大双眼,震撼得无以复加。

这不是在找死?

季长河是谁,先前那一剑就已经做了最好的证明,王富强能在那一剑之下活着,是因为舒秀秀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才挡下了这一剑,但舒秀秀也几乎把命丢掉。

一命换一命,才让王富强活了下来,这家伙倒好,竟然主动对季长河出手,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就连那个老人似乎都没想到王富强竟然会直接对着季长河出手,等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就算他功深造化,此刻要出手拦下王富强也已经没有可能,所以王富强似乎只有死路一条。

季长河绝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因为这不仅仅只是杀不杀王富强的问题,而是关乎到他能不能代表剑气山河进入元央界的大道之争,关乎到他能不能直接摆脱地仙的关键。

看着王富强突然冲向自己,季长河也有些错愕,但很快双眼放光。

他确实不会防放过这样的机会,他之前之所以出那一剑,就是证明。

只是他没想到竟然真有人能替王富强挡下这一剑,但同样的,这足以证明他只要再出手,就能轻松击杀王富强。

只需要轻轻抬手,就能彻底摆脱所谓的命运,就能踏过那道无法逾越的大门,他如何能不激动。

所谓谪仙之争,只需要一剑就能彻底结束,他自然没理由吝啬这一剑。

剑气暴涨,直接向着王富强压去。

下方,王静玄和那位蕴灵门老祖面色大变,就连那个老人都皱起眉头。

他确实很强,但这种时候,他也没有任何办法,因为就算他调动整个剑气山河的规矩,也已经无法阻止这一剑将王富强镇杀。

季长河再不济,那也是元央界那边选出来的谪仙人,是剑气山河迄今为止当之无愧的最高峰。

如果王富强不能凭着自己挡下这一剑,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

看着那一剑直接向着自己镇压而来,王富强冷哼一声,上升的速度更快,然后直接一抬手,手中出现了一件灵宝,自遗迹中拿出的灵宝。

这件灵宝出现之后,直接炸碎开来,磅礴的力量直接将王富强整个笼罩。

“九百里!”

王富强发出一声清喝,在他脚下直接出现了一道紫色剑芒。

飞剑出现后,王富强上升的速度更快,瞬间直接跟季长河那一剑撞在一起。

王富强面色大变,因为就算炸开灵宝的力量,竟然也无法挡下季长河这一剑。

王富强很快又掏出一件灵宝,一样直接炸开,一样将他身体包裹,但这一次王富强并没有要跟季长河那一剑硬碰的意思,而是直接向着后方推开,跟季长河拉开距离。

他之前想的是靠近季长河,发挥自己体魄的优势,就算不能直接杀掉季长河,也要让他吃点苦头,可他很快发现他还是低估了这位长河仙人。

真要靠近季长河,贴身肉搏,他确实有着优势,但正如当初面对太极门那位五长老一样,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不可能破开季长河术法形成的防御,反而会让自己彻底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所以拉开距离,才是最明智的选择,虽然这样能让季长河的优势完全发挥,但他的生命也有了一分保障,毕竟在地面上,还有王静玄,还有蕴灵门老祖,还有那个比季长河更强的老人。

距离拉开,也是给这些人出手救下自己的机会。

王富强拉开距离之后,只觉得体内气海翻涌,要不是驾驭的是飞剑九百里,换做其他任何一把飞剑,王富强此刻怕是已经从天际摔下去了。

稳住身形,王富强手中又出现了一件灵宝,然后就这么向着对面的季长河砸去,一件又一件,就这么随手丢出,根本没有一丝空隙。

这些灵宝被王富强胡乱扔出,在靠近季长河之后,就会被季长河身边的屏障挡下,然后就会直接炸开。

如此一来,季长河就算能挡下这些灵宝炸开的力量冲击,却也没有机会发动反击,因为王富强几乎是手脚并用,灵宝一件接一件,似乎永远没有尽头。

还别说,这个方法还真取到了很大的作用,一时间竟是让季长河有些狼狈。

下方,看着王富强不断丢出一件件价值连城的灵宝毫不心疼,下方众人一脸错愕,一个个张大嘴巴,特别是王静玄,心疼得简直在滴血。

不过看到季长河的狼狈处境,不知为何,他竟是有种心情舒畅的感觉。

他娘的,看吧,这就是你们口中高高在上的长河仙人,这就是剑气山河的最高峰,结果不一样被我蕴灵门的年轻师叔祖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他真巴不得这位小师叔再多扔出几件灵宝,最好能直接把这位长河仙人打得狼狈逃窜,看他娘的以后谁还敢到蕴灵门来耀武扬威。

好家伙!这位年轻师叔祖还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愣是一口气扔出了不下百件灵宝,愣是硬生生用灵宝的数量把那位长河仙人的防御炸开,愣是打得整个蕴灵门上空天地失色,日月无光。

季长河此刻脸色难看得就像一块猪肝,他做梦都没想到修士之间的战斗竟然还能有这种打法,更没想到这家伙身上竟然有如此多的高阶灵宝,难道这就是蕴灵门的底蕴?

关键是王富强似乎没有要停下的意思,一件件灵宝扔得越来越快,品阶也越来越高,再这么下去,别说击杀王富强,自己怕是都有陨落的可能。

一开始的时候,他还能凭着自身修为去抵挡那些灵宝炸开的力量,可随着时间持续,就会给身体带来巨大的损耗,所以也只能拿出灵宝防护。

如此一来,两位谪仙人就这么对峙着,用灵宝互相攻击,跟修为高低没半毛钱关系,那才叫真的大开眼界。

谁能坚持到最后,就看谁的家底更厚。

随着战斗持续,所有人都已经看得有些疲劳了,这哪里是战斗,这简直就是在拼家底嘛。

他娘的,也好在这些灵宝都不是蕴灵门的,不然王静玄怕是早就要吐血了,倒是那位老前辈看得津津有味,满脸笑容。

见过了各种各样的战斗,突然看到这样一场战斗,那感觉,当真美妙得很。

两人这样相互丢出差不多三百多件灵宝之后,季长河在丢出最后一件法宝之后,直接转身离开,也不知道是因为身上没有了灵宝还是实在无法承受这种毫无意义的消耗。

如此一来,这场剑气山河修真界两位谪仙人的对决,也算是告一段落,以玄阳宗那位长河仙人当先撤出战斗而落败,蕴灵门那位年轻师叔祖占据上风。

这一战,被山下江湖流津津乐道了很多年,怎么也百听不厌,更是让无数说书先生一次又一次拿出来讲述,版本不一,但结果完全一致。

看到季长河竟然就这么离开,王富强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中有些不甘。

他当然很清楚,就算自己灵宝再多,也不可能战胜这位长河仙人,更别说将他击杀,没办法,这就是差距。

但即便明知没有任何意义,他还是愿意拿出这么多灵宝出来,就是要恶心恶心这位长河仙人,出一出心中的这口恶气。

这场战斗,长河仙人几乎毁了百件灵宝,而王富强则是毁了整整三百多件,每一件拿出去,都是让江湖哄抢的高阶灵宝,但就在这么一瞬间,说没就没了,连渣都没剩。

这么多灵宝,折算成元石下来,最少也得数百万左右,说不心疼肯定是假的。

也好在季长河终于支撑不住,否则再持续下去,王富强就算胜出,也得心疼到死,毕竟这样做实在是没多大的意义。

不过一想起季长河离开时候的那种表情,王富强也就没那么心疼了。

落到地上后,王富强走到已经能够独自坐起来的舒秀秀身前,蹲了下去,柔声问道:“没事吧?”

舒秀秀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说话,毕竟她虽然保住了性命,但此刻要开口说话,还是显得有些勉强。

但她现在真的很高兴,活了一百多年,从为有一天有现在这么高兴过。

因为这个事事斤斤计较的男人,这个连一枚铜钱都要算计得清清楚楚的男人,竟然为了她,一口气损耗了那么多元石,还有什么能比这更值得高兴的?

王富强拉着她的手,柔声道:“傻不傻,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办?”

他起身看着那个老家伙,虽然有些不愿意,但还是开口道:“谢谢!”

老人微微一笑,说道:“举手之劳。”

王富强点了点头。

王静玄这时候开口道:“小师叔,我去看看那边的情况。”

王富强点了点头,看着那位蕴灵门唯一的老祖宗,说道:“师兄,你也回去歇息吧。”

这位蕴灵门的老祖宗点了点头,也跟着转身离去。

于是场上就只剩下了王富强,舒秀秀和那位老前辈。

老人看着王富强,笑着道:“正好有些话要跟说。”

王富强点了头,他也正好有些事情要跟这位老前辈确认一下,自然没有异议。

于是将舒秀秀安排好之后,王富强便走回院子中,老人依旧站在原地。

先前一战,将整个院子毁坏得极为严重,一些供人休息的凳子都已经被摧毁,所以他们就只能站着了。

此刻外面玄阳宗正蕴灵门的战斗还在继续,所以偶尔会传来轰然声响,有时候也会有一道道光芒冲天而起。

看着王富强走回,老人直接开口道:“你很不错!”

王富强一愣,然后直接问道:“当初你是故意的?”

老人似乎知道王富强指的是什么,直接点头道:“一场小小的造化而已,不用感激。”

王富强皱着眉头。

几个意思,感情你把老子推到河里差点淹死,老子反过来还得谢谢你?

不过想想似乎也是这么回事,要不是当初被推下界河,没有经过界河中那一段奇怪的记忆,也就不会有他现在的修为。

当时的情况很是玄妙,所谓的天生道体,指的当然不仅仅是王富强的身体,还因为那一段经历,或者说,更主要是来源于那些记忆。

虽然王富强自己一直都在强调修心修力,但他也必须要承认,真正影响修行的还是感悟,这也是剑气山河并无人修炼体魄,却依旧能成为强者的原因。

就因为界河中的一番感悟,醒来之后,修行任何妖族功法都能事半功倍,因为对天地场势的感悟,王富强便能直接凝聚五把飞剑,因为对天地规矩的感悟,王富强就能将一座遗迹完全搬走……

一桩桩,一件件,都在证明感悟的重要性。

当然,王富强能有如今的成就,跟自身体魄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要不是体魄足够强大,别说界河的感悟,能不能在界河中活下来都很难,要不是体魄足够强大,王富强更不可能活到现在,更别提什么修行。

王富强直接问道:“距离剑气山河的轮回之劫,还有多久?”

老人似乎早知道王富强会有此一问,伸出一只手道:“五十年不到。”

王富强瞪大双眼,吃惊道:“这么快!”

老人笑着道:“所以你的时间不多了。”

王富强皱眉道:“几个意思?”

老人解释道:“轮回之劫一旦到来,最先遭殃的便是你们这种谪仙人,然后才是各大宗门那些修士,最后才是妖魔鬼怪,最后才是普通百姓。”

王富强眯着双眼,沉声道:“怪不得季长河这老王八蛋这么卖力。可我还是想不明白,他明明已经可以离开剑气山河,为何还要如此大费周章,最让我不明白的是他为何非要杀了我不可。”

老人也直接解释道:“季长河在剑气山河是最强的,这一点毋庸置疑,但他若是就这样进入元央界,就只能代表他自己,很难在元央界立足。”

他看着王富强,接着道:“而且当初元央界将他送入剑气山河,其实是有要求的,也就等于是给了他一个任务,他必须要完成这个任务,才能以仙人的身份进入元央界,否则就算回到元央界,也只能是个地仙。”

王富强直接问道:“什么任务?”

老人回道:“剑气山河有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不论经历多少次轮回,都会呈现极大宗门鼎力的局面,但因为剑气山河自身规矩的影响,这些宗门到达一定高度之后,就会开始没落,各种各样的原因都有。”

王富强点了点头,问道:“你之前说只能是我带领剑气山河进入元央界,是什么意思?”

老人微微一笑,说道:“其实我是唬季长河的。”

“啊?!”王富强一愣。

老人笑着道:“他确实是元央界那边选出来的谪仙人,自小就投入剑气山河,但发生了一些情况,他进入地仙之境之后,就再也无法突破,这或许也是剑气山河自身规矩的原因。原本元央界那边也已经放弃了,只有个别人愿意继续帮衬他,但其实那些老家伙都很清楚,季长河已经无法代表剑气山河,可就在这时候,你出现了。”

王富强眉头紧紧的皱起,却没有说话,继续等着对方往下说。

老人接着道:“你的出现,就算在元央界那边都引起了巨大的动静,因为你不是元央界派出来的,就算是元央界那些修为通天的大佬,也不知道你的来历,所以很多人都觉得你不仅仅是剑气山河的谪仙人,也是元央界的谪仙人。”

王富强皱眉道:“所以他们就将原本属于季长河的任务放在了我的头上,又怕我会被季长河杀死,所以让你来保护我?”

老人笑着摇头了摇头,说道:“可以这么说,但也不全是。我的出现,确实是元央界那边的意思,至于所谓的任务,并没有要真交给你的意思,只是多了一些期待罢了,毕竟没有人会觉得,你能在短短的百年不到,就达到季长河那样的层次。”

最新小说: 西游:我为唐僧,只求速死! 玄沧传说 我的心中有福田 西游:我是妖王 如水剑道 极道之天皇 我法海就是要西天取经 修仙:曹贼的秘密榜单 洪荒:神级选择!开局收了祖龙! 修罗神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