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察冀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界刁民 > 第九十二章 口是心非的师叔祖

第九十二章 口是心非的师叔祖(1 / 1)

第九十二章 口是心非的师叔祖

王富强听完,眉头皱得更深了。

确实,若是自己无法达到季长河那样的实力,就算天赋再好,再怎么未来可期,元央界那边也不会在乎。

毕竟自己的天赋在剑气山河或许很好,但到了元央界不见得还能引起重视,之所以会让眼前这个老头出现保护自己,不过是因为自己出现的地点正好是剑气山河罢了。

王富强直接问道:“要进入元央界,必须要达到季长河那样的修为?”

老人点了点头,说道:“你之前见识过遗迹,应该知道进入遗迹最低的要求就是拥有本命飞剑,这是遗迹主人设定的规矩,而要想进入元央界,最低就得达到地仙级别。”

王富强咽了一口唾沫唾沫。

这不就是说,自己要想进入元央界,就必须在五十年以内达到地仙?

这怎么可能。

这还不是最最主要的,按照这老头的说法,一旦轮回之劫降临,首当其冲就是自己这种谪仙人,那岂不是非死不可?

老人接着道:“当然,这是以个人的名义,要想离开剑气山河,还有一个方法。”

王富强直接问道:“什么方法?”

老人回道:“若是可以整合六宗,达到进入元央界的要求,一样可行,而且这种方式进入元央界,在元央界的地位也会有所提升,所以现在你知道季长河为何会对你下手,会对蕴灵门下手了吧?什么都是借口,整合六宗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王富强点头道:“怪不得这老王八蛋一回来,就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老人微微一笑,说道:“还有一点,我帮助你,并不完全是元央界的意思,否则我也没必要将你送入妖族天下,当初将你救上来,找个宗门随手一扔,就算完事了。我帮助你,除了你来历不明的身份,便是因为当初第一次见你时,你身上所展现出来的那种毅力,但这还不足够,后来又在你身上看到了一些其他修士没有的东西,所以才会帮你,所以只是我个人的意思,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王富强问道:“什么东西?”

老人看着王富强,直接道:“善。”

“善?”王富强眉头皱得更深了,笑着道:“你老确定?整个剑气山河,恐怕就只要你敢说这话了。”

老人笑着道:“有些东西,不是用看的,是用心感受的,有些东西,也不是用说的,而是用行动去证明的。”

王富强随口道:“你说是就是咯。”

老人笑着道:“有了你现在的身份,实力,还能放下身段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这就是难能可贵的事情。”

王富强直接道:“别人也会做。”

老人点头道:“确实,但初衷不同,别人这么说,是为了名声,是为了获得更大的利益,但你不是。”

王富强撇了撇嘴,“你怎知我不是?”

老人就好想没有听到这句话,说道:“道经有云,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所恶,故几于道。知道什么意思?”

王富强点头道:“这个,还真知道。说的是至高的品行就像水一样,泽被万物而不争名利,不与世人争一时之长短,做到至柔却能容天下的胸襟和气度,在道家学说了里,水为至善至柔,有滋养万物的德行,而人生之道,莫过于此。其实这句话的意思,老子在《道德经》里已经做了最好的解释。‘水善利万物而不争’,说的便是水虽然做了有利于万物的事情,却不去争什么,证明什么。‘处众人之所恶’,便是说别人不愿意去的地方,不喜欢的地方,都能看到它的身影,而且水一直都是往低处流。所以将道比于水,还有让人保持谦逊的意思。”

老人笑着点了点头,说道:“看来你在道上的理解,就算跟我这个老家伙相比,也要更加深刻。”

王富强摇头道:“不过是多背了几次罢了,正所谓书读百遍,其义自见,没你说的那么厉害。”

老人微微一笑,问道:“所以你是为了什么而修行?”

王富强正准备开口,突然一顿,然后陷入思索。

这老家伙这时候提出这种问题,肯定没有那么简单,若是按照自己的意思回答,若是让这老家伙不满意,说不定以后他就不乐意再保护自己了。

一念及此,王富强咽了一口唾沫,差点得意忘形,断送了自己。

他思索了一会之后,说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王富强觉得,这个回答肯定能让这老家伙满意了。

果然,老人听完之后,满脸震撼,连连道:“果然有大道气象,这份胸襟,这份气度,比那季长河,确实要强了太多太多。”

王富强听着,却松了一口气。

狗屁,自己修行,不过就是不想死罢了。

只是这种答案,肯定是不能说出来的,否则就真的说不好哪天就死了。

老人笑着道:“秉持整个信念,就算到了元央界,也无人能够威胁到你。”

王富强一愣,心道:“自己信口胡诌,怎么就成了保命的真言了?”

王富强最后问道:“高成功真是你徒弟?”

老人一愣,似乎这时候才想起自己还有一个徒弟,笑着道:“算不上,跟着走了一段路程,指点了几句,这小子心性不错,所以听说你在蕴灵门之后,就把他也送到蕴灵门来了,就是担心你无法坚守道心,有他作为启发,看来倒是我多此一举了。”

王富强点了点头。

老人接着道:“既然你如今已经能够对抗季长河,那我也就该离开了,至于你能不能进入元央界,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我在元央界等你到来。”

王富强皱起眉头,还没说话,这老家伙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说走就走。

王富强站在原地,心中复杂万千,眉头更是深深的皱起。

什么叫自己已经能够对抗季长河?先前能将季长河逼退,靠的无非就是在遗迹中得到的那些宝物,而且季长河之所以知难而退,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就是因为这老家伙在身边,这万一季长河知道老家伙已经离开,那还不得拼死反扑?到时候就算自己有再多灵宝,怕是也不够炸的。

而且还有许多疑问,王富强都没来得及问出来,老家伙就这么消失了?

追肯定是追不上,老家伙既然说已经走了,那就肯定是真走了,所以王富强只能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

如今最起码可以确认,剑气山河的轮回之劫只有五十年不到,也知道离开剑气山河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提升自己的修为,争取能在五十年内达到跟季长河一样的地仙实力,不过这明显有些不大可能,再一个就是整合六宗,做成季长河没做成的事情,这个比第一个还要难。

最关键的一点,不论是选择哪个,都必须不能让季长河知道那位老前辈已经离开。

因为季长河一旦知道老头已经离开,必然不会放过杀自己的机会,毕竟自己要是死了,他就能在元央界那边争取到更多利益。

越想王富强就越觉得有些头疼,最后只能暂时抛开这些想法,转身走进屋子,先确定下舒秀秀没有生命危险。

王富强进入屋子的时候,舒秀秀已经睡下了,一番查探,确定舒秀秀的情况已经基本上稳定下来,但没有长时间的调养,恐怕很难恢复,再就是舒秀秀的修为,虽然没有全废,但跟当初的顾子坤相比,也好不了多少。

王富强怎么也没想到,在最后那一刻,竟然会是舒秀秀站在自己的面前,替自己挡下了那一剑。

要不是自己将那件灵宝送给她,要不是自己说那件灵宝能够挡下季长河的全力一击,她是不是还会站在自己面前?

王富强不知道,他就觉得舒秀秀挺傻的,一点也不像之前表现出来的那么精明。

他低下头,轻轻在舒秀秀额头一吻,然后转身走出屋子,将房门关上之后,往山门的方向敢去。

虽然季长河已经走了,但玄阳宗和蕴灵门的战斗并没有结束,明显玄阳宗还不知道这边的情况。

王静玄露面,或许会说,但王静玄说不说,和玄阳宗信不信完全不是一回事,但自己若是出现,玄阳宗就不得不信。

因为季长河就是为了自己而来,若是自己活生生的站在玄阳宗弟子面前,季长河却没有任何踪迹,就由不得玄阳宗不信,那样一来,或许就能提前结束这场战斗,就能少死一些人。

什么上善若水,王富强从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善人,但他也从未觉得自己是什么恶人,所以不愿看到有人死,特别是不愿看到有人为了自己而死。

自从自己出现之后,蕴灵门死的人已经够多了。

果然,随着王富强的出现,蕴灵门这边顿时士气大振,所有弟子高呼师叔祖,然后毅然冲向玄阳宗那些强者,而玄阳宗看到王富强,先是出现短暂的迟疑,然后便且战且退,很快就退到了眠江以南。

让王富强和整个蕴灵门都没想到的是,玄阳宗那位老宗主竟然趁着王富强出现之际,突然出手,触不及防之下,王富强直接挨了一剑,险些丧命。

当时王富强死死的抓着那位玄阳宗掌门,愣是给王静玄争取到了机会,两剑齐出,将这位通知玄阳宗几百年的老掌门直接斩杀在蕴灵门山下,如此一来,就彻底激怒了蕴灵门弟子,一个个出手更加狠辣,将玄阳宗杀得落花流水。

再加上太极门竟然真的派出了援兵,直接加入蕴灵门一方,更是让玄阳宗兵败如山倒,最让人没想到的是除了太极门,连根人人唾弃的魔门白烟楼,竟然也有援兵,一下直接颠覆了整个剑气山河修行界。

当然,这些情况王富强都不知道,因为此刻的王富强正在蕴灵门内门后山躺着。

玄阳宗掌门胡先年那一剑,虽然没有当场要了王富强的命,但着实给王富强不小的创伤,最可恨的是王富强的身体情况,每次重伤,就是不会昏迷,大脑运转得反倒异常激烈,这就等于让王富强的体能消耗增加的数倍,更何况那种紧箍咒一般的感受,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

负责照顾王富强的是高成功和尤大山,舒秀秀那边则是由白衣雪和两名女弟子负责。

此刻王富强的情况才好了一些,但依旧脸色苍白,满头大汗。

他看着忙碌的尤大山和高成功,笑着道:“真没想到他竟然还真是你师父啊。”

高成功一愣,急忙问道:“你见过他了?”

王富强点了点头,苦涩道:“说起来,我见他的时候,你应该……还没见到他。”

原本王富强是想说你还没出生的,但最后还是改了,应为他自己也不知道那个时候高成功是不是已经出生了。

兴许是修行界都不怎么在乎时间这东西,所以在年龄这件事上,没多少人在乎。

就比如白衣雪,郭铭这些人,当初也是进入妖族天下的人,而按照规矩,妖族天下跟剑气山河之间的界门开启期限是十年,也就是说,他们都在妖族天下待了十年,按理来说,剑气山河这边也应该过了十年,而事实上也是如此,可情况又似乎不是这样。

最直观的,就是每个人的年龄,似乎都没有什么增长,这其中最直观的就是王富强。

王富强从进入妖族天下到离开妖族天下,整个过程怎么算也得有三十年左右,也就是说,就算他沉睡的那几万年忽略不计,他醒来之后应该也是二十多岁的青年,在妖族天下度过了三十年,怎么也得是五十多岁的老头了,可他现在依旧是而是多岁的青年。

很奇怪,根本无法解释,所以王富强只能将这一切归结于这个时间的规矩,归结于修行的原因。

也可能在这个世界,在这个时代,人的寿命已经发生了变化,不再是以百年为限,而是千年以上,毕竟不论是从王静玄这些人还是蕴灵门那些老祖,都在证明王富强的这个猜想。

可一趟江湖行走下来,王富强又只能推翻这个猜想,因为山下那些人,性命还是一样以百年为限,一般人很难支撑过百年。

所以王富强最终只能认定是因为修行和不修行的原因。

不修行,生命就只有百年,修行,就可以活得更久。

也就是说,他们这些人因为已经修行,所以哪怕过了百年数百年,其实还是青壮年,而山下那些人因为没有修行,所以过了五十之后,就已经是垂垂老矣的年纪。

王富强之所以会觉得自己遇上那位老人的时候高成功还没有出生,是因为高成功如今不过才二十来岁,而王富强遇上他师父已经是五十年前的事情了。

很难相信,自己竟然已经在这个世界生活了五十多年。

其实真正照顾王富强的是高成功,尤大山最主要还是过来照顾红菱和白芷,红菱还是老样子,过了这么多年,依旧小小一只,似乎永远也长不大,除了身上的毛发更加光滑一些之外,任何变化也没有。

白芷就更不消说了,原本就没什么变化,又被王静玄剪去了一截,如今更是幼小得可怜,一想起这事,王富强就气不打一处来。

这时候,门外传来一名蕴灵门弟子的声音,并报道:“师叔祖,太极门吴掌门来了,说要见你。”

王富强一愣,皱眉思索了一会,开口道:“你跟你师父说,我不方便见客,让他想办法推了。”

外面的弟子苦涩道:“师尊已经说了,可吴掌门说什么也要见你,说见不到就不走了。”

王富强皱起眉头,最后开口道:“那你们把我抬过去吧。”

所有人一愣。

尤大山开口道:“师叔祖,他要见你让他过来就是了,你怎么还亲自过去呢?”

王富强当然没有说是因为舒秀秀就在旁边,万一这老家伙见自己是假,将舒秀秀带回太极门是真,就自己现在这状态,能拦得住?至于王静玄,他可不见得这老王八蛋会愿意为了自己,跟太极门交恶,要不然当初也不会剪掉白芷半截枝丫,送给吴沧海了。

所以王富强说道:“这次是太极门和白烟楼帮了蕴灵门的忙,所以一些礼数还是应该有的,若是他来见过,就显得蕴灵门有失待客之道,若是我这样去见他,必然能让两宗感动得一塌糊涂,也找不到什么说的,这是要是传出去,说蕴灵门师叔祖就算受了重伤,也要亲自面见帮助过蕴灵门的人,对蕴灵门的声望肯定大有好处,今后自然就会有人愿意到蕴灵门来修行,就算蕴灵门有了危险,那些附属宗门也愿意为了蕴灵门而拼命。”

高成功和尤大山都是一愣,然后佩服道:“师叔祖果然深谋远虑。”

王富强呵呵一笑,要不是脸皮够厚,怕是都要有些不好意思了。

最新小说: 如水剑道 玄沧传说 极道之天皇 西游:我为唐僧,只求速死! 我的心中有福田 修仙:曹贼的秘密榜单 我法海就是要西天取经 西游:我是妖王 洪荒:神级选择!开局收了祖龙! 修罗神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