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句芒(1 / 1)

简单来说。

综合各种后世已知信息。

大荒之中有一座山名叫孽摇頵羝,上面有扶桑神树,树高几千丈,又有谷,是温源谷,也就是火山口,金乌在扶桑神树上睡觉,在汤谷之中沐浴。

扶桑神树就是眼前的树。

而汤谷,就是火山口之内的岩浆咯?

狄俊目瞪口呆。

心里咯噔了一下。

说实话,如果早知道这玩意是扶桑神树,狄俊是打死都不可能碰的,这玩意在后世可是鼎鼎大名。

这玩意是承载金乌的,是帝俊栽种的。

自己这算什么?

截了帝俊的胡?

不对!

自己足足耗费了一个传奇圣者全部的力量,才造就了这颗几千丈的扶桑树。

那历史记载中的帝俊,又是何等强大?

在这个羲和还只是皓月层次实力的时代,拥有传奇圣者的实力?

不不不!

这会不会有些太离谱?

亦或者说。

其实,我才是帝俊?

帝俊这一刻不由得产生了一种怀疑,他怀疑他就是帝俊,因为除了他之外,目前来说,他属实看不到扶桑神树长到几千丈的可能性。

而且。

自从自己穿越而来,先是遇见金乌,然后来到这汤谷,见了羲和,又缔造了这几千丈的扶桑神树。

这会不会太巧合了点?

而且自己的名字又和帝俊同音。

有没有一种可能性,历史上的帝俊,本就是自己?自己这一趟,本就成功了,更改了后世,所以自己在后世时所知晓的一切才会那么巧合?

如果是这样......狄俊不由得看向羲和和那些金乌。

在后世的传说中,甚至山海经的记载中。

这可是自己的老婆和孩子啊。

生金乌自己没那能耐,但显然羲和也没那能耐。

也就是说,很多现在看着不合理的地方,在后世,经过史学家和记录者的描述后,又经过后世人的翻译后,其实意思早已经彻底变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自己还真没来错啊。

狄俊忽然苦笑。

根本不用论道了,他全懂了。

逐古之初,谁传道之?

帝俊!

谜一样的人物,仿佛没有在历史的河流中留下任何痕迹,没有来的源头,也没有去的归处,只有他身处的时代有关于他的记录。

他身上蒙着一层迷雾,时间永久的停留在了上古,没有流传,没有被铭记。

但仔细去看,去深思,历史之中,从最初开始,仿佛一切都在受到他的影响。

狄俊是没有看过山海经。

但关于帝俊的事情,他在小说传记之中还是看到了不少的。

对于帝俊的一些事迹,虽然知晓的不多,但显然足够了。

他是日月之父,创造了文明的开端,虽然后世被分而化之,种种事迹和神迹被分摊在了少昊世系的那些先祖身上,但毋庸置疑的是,帝俊的传说,仍然没有断绝。

得是怎样的人物,做过怎样的事情,才能在一代又一代的分而化之,默默抹去的过程中,仍然存在于传说和口口相传之中?

时间都无法抹去的存在。

狄俊仍记得,看过的某本书中,记载着这么一句话。

帝俊治下。

舟、车、歌舞、琴瑟、百巧、种植,从食到行,从劳作到歌舞,无不闪烁着智慧之光。

由此可见帝俊部族的发达及文明之先进。

而这些发明没有一项记在帝俊头上,而都归功于他的各个子孙们,这与史化了的神话中,一切发明均归于三皇五帝全然不同,而显得实在、可信。

我凑啊!

狄俊以前是当笑话看的。

毕竟原始时代,文字都没有统一的时代,舟、车、歌舞、琴瑟、百巧、种植?

还智慧之光?

吹什么牛批啊,那时代,怎么可能会有?除非有穿越者!

可而今看来。

妥了!

就是穿越者。

而且,还是我本人!

忍不住扶额,狄俊这一刻算是大彻大悟。

传道。

原来是这么个意思啊。

后世都已经有了自己的传说,那也就是说,自己这一次是必然成功的。

但也正因为早已经有了关于帝俊的传说,所以,自己不得不来。

不然就对不上了。

无语,无奈,但狄俊也知道,此后不需要注意太多了。

他的一举一动,已经合法化了。

只要不去搞什么一统大荒,把少昊世系取而代之的事情,那就完全不必担心后世混乱。

因为现在自己的一举一动,本就是必然要发生的。

“你好啊,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帝俊!”

狄俊有气无力的吐槽着开口,看向羲和。

这可是后世记载中的自己老婆啊。

而且还和如愿长得一样。

难道自己真的趁机占便宜,娶了她当老婆?

可不对啊!

不说别的,就这张脸,有如愿在,自己怎么下得去手?

难道自己内心之中是一个很猥琐的人?

狄俊如是想着。

而羲和很显然不知道狄俊在想什么,她还在琢磨着狄俊这句新的自我介绍。

我,帝俊?

什么意思?

之前不还解释说是狄俊,不是帝俊吗?

怎么现在又成了帝俊?

就在这时,嗡的一颤,狄俊和羲和齐齐看去,只见那扶桑神树之中,一个灵光闪烁的身影从中分化了出来,如同虚幻,但又逐渐凝实,半人半鸟,鸟身人面,脚下两股虚幻气旋,如同两条龙一般。

“扶桑木之灵,句芒,见过父,见过母!”

翠绿色的灵光身影凝实后,当初跪在了狄俊和羲和的面前。

羲和人傻了。

狄俊更是人傻了。

句芒?

那不是少昊的儿子吗?

不对!

句芒是神话中的木神,春神,主管树木的发芽生长,据说忠心耿耿的辅佐太昊伏羲,太阳每天早上从扶桑上升起,神树扶桑归句芒管,太阳升起的那片地方也归句芒管。

可已知信息可以知晓,山海经里无伏羲。

没有任何一句一字的描写。

反倒是后世儒学为了少昊世系的大一统,把帝俊的事迹和神迹划分到了伏羲身上不少。

那妥了!

可以确定,句芒是个毛的少昊的儿子。

恐怕是帝俊,也就是自己的干儿子吧?

怪不得扶桑归他管,因为他丫本就是扶桑的树灵啊。

最新小说: 诸天:开局对抗天使 我卖包子那些年 宇宙斑鸠 光明! 从一人开始开发诸天万界 麒麟神相 黑科技:我寻思从玩具开始 我成了神话 美漫世界中的最强装备供应商 听网易拯救世界